德甲

朱民中国金融需国际化上海自贸区不会影响香

2019-06-07 22:41: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孩子老是咳嗽
孩子老是咳嗽怎么办
孩子老是咳嗽怎么办

中国新一轮的改革已经上路,但内忧外患之下,中国的改革之路充满未知。

9月11日,IMF全球副总裁朱民在论坛期间接受腾讯财经独家专访时表示,由QE退出预期引起的资本从新兴市场撤出,不会对新兴市场造成1998年一样的冲击,这一不确定性不需过分担忧。同时,朱民呼吁美国在QE退出的同时,应增加透明度,避免给新兴经济体造成冲击。

而内部进行的结构调整也走在正确的轨道上,在此背景之下,被政府作为改革突破口的改革,令人期待。

新兴市场无忧

QE的退出已经成为热门的话题,由于QE的退出预期升温,新兴市场遭遇了资金流出的冲击。朱民认为,新兴经济体能够抵御资金流出带来的风险,不会重蹈1998年危机的覆辙。

朱民指出,第一,新兴经济体整体的债务水平和当年相比已大大降低。现在的国家债务水平,公司债务水平、居民债务水平都有所改善。而且整个国家实力也有所提升,所以它不认为新兴经济体会发生危机,这个世界应该都对这个有信心。

但是美国宣布退出量化宽松,确实对全球资本市场,特别对新兴经济市场国家造成冲击和波动。这个过程其实有两个阶段,大概是从5月22号到7月30号左右是第一阶段,这期间由于市场的紧张和预期变化,全世界普遍出现资本撤出,这对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冲动,形成了货币市场波动,下降,下跌,资本外撤。

第二阶段是8月份以来近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一次货币的流出主要集中在比较弱的国家。比如说经常账户赤字比较高、财政赤字比较高、通货膨胀比较高,在这些不太稳定的地方,资本又一次撤出。所以从这个情况来看,新兴经济体面临两种情况。第一,面临全球的普遍性资本波动,第二是面临,因为自己宏观的情况引起的资本波动。

所以由此它对应的政策,其实也分成两个部分。第一,如果宏观比较弱的话,还是要加紧对宏观的政策修补。比如说进一步建立财政政策的空间,进一步减少经常账户赤字,这个非常重要。因为这个可以给投资者信心。第二,让汇率浮动,通过汇率的波动来减缓资本流动的冲击。朱民也一直在呼吁,要求美国在QE退出的同时,要把这个政策可能对新兴经济体产生的影响,也纳入在决策过程中。包括对时点的选择、对外的沟通和交流、透明度都要提高。这样来减少共通性的资本波动,对新兴经济冲击的影响。所以有这些措施和努力的话,朱民认为新兴经济体可以处理好这一次的市场波动。

在新兴经济体这一轮遭遇的资本流出冲击过程当中,中国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少。朱民指出,

中国在这个阶段也有资本流动,资本账户波动幅度也比较大。但是中国是一个大国,它的整体经济体量很大,而且中国经济发展的势头良好。最主要的是中国经常账户盈余,通货膨胀水平很低,财政赤字水平很低,这给市场很大的信心,资本就不会因为恐慌预期而撤出,所以中国相对表现比较平稳。

调结构措施明智

除了外部的不确定性,中国自身也在经历着历史性的调结构。朱民表示,中国从现在整个的经济增长的阶段来看,处于一个交叉路口。从横向的角度来说,它是从投资主导的经济模式,逐渐走向一个主导经济模式。从纵向来说,是从一个每年人均6000左右的收入水平,提升到15000美元收入水平,避免中等收入陷井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其实面临很大的结构调整。朱民称,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过去几年来积累下来,现在投资占整个GDP比重的43%,这是很高的比例,远远高于任何国家在任何高速增长历史时期所有的投资,而居民消费水平太低,所以调结构是一个中长期的过程。在调结构的过程中,不易大规模的刺激投资,大规模的进行总需求的扩张政策。所以中国政府在这次整个的经济下降的同时,明确地表态,不出台新的刺激政策。朱民对此表示赞同,它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为了维持短期的经济增长来影响长期的结构问题。在这方面,政府采取了非常明确的态度。

在调结构的同时,中国政府启动对政府债务审计,朱民认为,对地方政府的债务审计是很重要的,第一,地方政府的债务增长太快。第二,西方政府的很多资金来源是有影子提供,所以它的资金渠道,资金链不太透明。而影子银行的一个基本特点就是容易产生错配,产生期限的错配,结构的错配,币种的错配。这样就会有隐藏的风险,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摸清家底很重要。影子银行现在整个的规模有多大,它的结构分布,哪些有收益,哪些没有收益,它的资金链的供应是不是可以得到持续性的保证。把这个基本情况摸清楚是很重要的概念,所以中国政府在采取了稽核的方式来全面摸清家底,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金融国际化无可避免

因对包括影子银行在内等金融问题的关注,中国在启动新一轮改革时,将金融改革作为重要的突破口,上海自贸区正是金融改革的一块试验田。

朱民指出,政府决定在上海进行大规模的自贸区试点,第一个是表明政府继续改革开放的态度;第二个也是表明了对下一步金融开放改革的稳健的方法。

就从现在来看,世界现在的金融改革,往往都伴随着危机。因为金融改革的过程很难控制,容易出现危机,与此同时,金融不改革也会有危机。从过去所有的金融危机来看,一半是改革形成的,一半是不改革形成的。所以金融改革的度的把握是很困难的。所以政府现在提出上海区的方案既坚持改革,又进行有风险的掌控。把它放在大规模蓄水池里。一旦这个大规模的蓄水池逐步扩大,而且运行机制完善,就可以全面打开。所以上海自贸区是对整个中国经济、金融改革开放的一个重大的战略性的部署。

而上海自贸区的试点有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对金融的开放。包括对金融业务的开放,对股权结构的开放,对整个资本账户开放,朱民认为,这都会对中国的经济金融改革产生很大的影响。

在上海自贸区的试点草案当中,资本项目的开放备受关注。朱民指出,资本账户的开放历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现在大概资本项目一共40多项,已经开放了30多项。大概还有十三、四项将在中国逐渐开放。中国政府表明了一个明确的态度,资本账户的改革要逐渐走向开放,这是中国走向国际化,也是中国金融走向国际化不可避免的过程。

但是在这个过程里,掌控风险非常重要,因为中国是一个大国,而且它的基础设施比较薄弱,特别是金融系统还是比较薄弱。所以就需要像上海这样的区域试点产生。资本账户的调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平衡,因为它是一个价格,用以平衡国际和国内两个需求的供给平衡。

国作为一个大的开放性的经济体,它和全球经济密切联系,所以需要有一个自由的机制,把内部的经济和外部的需求平衡起来,并且在市场机制平衡起来。这就是资本账户最重要的功能。虽然现在很多人在讨论投资等等,但是最根本的是平衡内外的需求。

朱民称,他们做了一个研究,他们看到危机以前,外部经济冲击对中国经济增长的GDP波动的影响,大概只占30%,危机以后,外部冲击对中国国内GDP增长的波动影响幅度高达70%,所以可以看出中国和整个世界经济是密切联系在一起。

调节这两块的价格机制就是应该建立在市场机制、浮动的机制上,来推动两边的市场机制的运作。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这个改革非常重要。

同时朱民认为,上海自贸区的建立,不会影响到深圳前海以及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它认为,中国是一个大国,它需要不同的金融服务,香港有它自己的特点。它是一个国际化的金融中心,所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香港的地位还是很重要的。

但是,上海因为接近中国经济的实际发生地点,所以在上海这样的经济中心,对经济贸易金融进行开放试点,对整个中国的经济影响是很大的。但是总体而言,像上海、香港,都应该服务于中国整体实体的概念。(腾讯财经 闫铮 发自大连)

IPv6全球启动在即国内试点提速0
LTE芯片临多模多频挑战高通多管齐下保领
Infonetics华为IPTV与VO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