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神选者游戏 第53章 不按牌理出牌的同行

2019-10-12 21:29: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选者游戏 第53章 不按牌理出牌的同行

“时间到了”

一直窝在配电房里的三个蒙面大汉对了对表,抓起身边的ak突击步枪。

领头的大汉又开始翻那份安保方案。“唔,这里是电梯维修间,我们从通风管道过去。”

三个大汉开始各自翻包,拿出夜视镜和索降绳等一干装备,此外还有一具自带燃料的微型喷枪。三人戴上微型耳机和夜视镜,整装待发。

几分钟之后,他们爬到了巨大的电梯井顶部。钢制的检修盖板原本有密码锁,被喷枪暴力割开。三人从检修扶梯下到电梯井内,拿出成卷的滑降索。领头大汉研究了一阵安保方案,向下一指:“第七个电梯门。”

中央空调并未关闭的缘故,电梯井里始终有向上吹的热风。三人悄无声息地沿检修扶梯往下爬。看看快到目标的时候,风的流动忽然变得奇怪起来,紊乱的气流拼命往上直窜。

“小心!”

领头大汉猛拍一下头顶同伴的脚,闪到扶梯内侧,死死地扣住铁扶手。他刚一闪身,巨大的高速电梯就呼啸着冲了上来。被这个铁怪物卷进去的话,恐怕身体会干净利落地分成两半吧。果然,最上面那个倒霉鬼一时闪避不及,脚被链条卷了进去。只听一阵惨叫,他消失在高处的黑暗里,再也没消息。

损失了一个同伴,领头大汉喃喃地咒骂搭乘电梯的人

。“疯子、工作狂,这么晚了还上来……”他心情恶劣地诅咒道,“下地狱吧,混帐王八蛋。”

现在只剩两个人了。幸好之后电梯再没制造麻烦。他们顺利地爬到了展场那一层的电梯门附近,用喷枪小心地切开控制盒,关掉了电梯门闭锁机构。电梯门失去合上的力量,变得松弛。两人飞快地掰开门,消失在楼层中,整个过程只花了十秒不到。

地下一层监控室里,一个中年警卫坐在控制台前有点无聊地盯着电脑屏幕。

忽然,屏幕上某一处闪动起来。控制程序自动调出一幅电梯门的配线图,在闭锁机构上标了红色警告。一个平淡的机器声音重复着:“故障,22层b电梯门闭锁机构失灵。故障……”

出问题了?中年警卫疑惑地站起来,凑近肩头的对讲机说:“喂,福山,查看一下22层的b电梯门,好像失灵――”

没等中年警卫说完,电脑又报告了:“故障解除,22层b电梯门闭锁机构恢复正常。”

中年警卫愣了几秒钟,瞅着一切正常的电脑屏幕,面带疑惑。

对讲机里传来声音:“这里是夜班警卫福山,已收到,要我现在就去查看电梯门吗?”

中年警卫略一犹豫,回答:“去吧,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是!”

过了一会儿,无人的楼道间忽然叮咚一响,22层a电梯门开了。

福山润迈着均匀的步子从电梯里走出。他曾经是个自卫队员,即使退役做了酒店警卫,举止依然象个军人。刻板的军营生活使他的人生如钟摆一般单调而准确。虽然有时未免无趣,但的确是个好警卫。

b电梯门附近一切正常,铮亮光洁的电梯门如平常一样紧闭。福山润走近,俯下身子仔细观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他正要直起身子,无意中眼角余光一扫,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驱使他再度蹲下,伸手在地毯上摸了摸。手指沾到一些油腻的灰尘。他拿出手电仔细观察电梯门附近,发现银灰地毯上散落着星星点点难以察觉的黑色尘灰。

把手指放到鼻端嗅一嗅,黑色粉末带着淡淡的机油味。福山拿出对讲机:“喂,b1f监控室吗?这里是夜班警卫福山润,我想问一下,22层b电梯门附近的走道,对,就是那里,我想问问最后一次做清洁是什么时候?”

他没能等到回答。

ak枪托的猛烈一击将福山润打倒在地。幸好是折叠托,要是实木,他估计就脑震荡了。他七晕八素地趴在地上,听见身边两个人在悄悄议论:“又来了一个警卫,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另一个人说,“拖到旁边休息室里去。”

“马的,”第一个人抱怨说,“今夜闯进来的家伙简直跟韭菜一样,割了一畦又一畦。这次是个警卫,下次会是谁?米国队长还是死蝙蝠?”

“别抱怨了,”他的同伙斥责说,“赶紧干活!”

福山润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22层宾客休息室里,周围坐着几个人。有男有女,衣着各异。一个戴帽子的矮胖拉丁裔人;

一名身材高挑的黑发亚洲女性;一个混血黑人、头发卷曲紧贴头皮;一个高大的白人老头,还有一位妙龄金发女郎,穿着酒店服务生制服。

拉丁裔矮胖子低头看了看福山,竖起大拇指。“扮警卫是个不错的主意,”他夸奖说,“然而被两支突击步枪一齐指着的时候,屁也不顶。”

福山试图说明自己是真正的警卫,可是喉头干痛得厉害,说不出话。

“大叔,你买这身警卫制服花了多少钱?”黑发亚洲女性翘起二郎腿,“我猜不比你买那份安保方案更贵。”

“该死的情报贩子,”妙龄金发女郎诅咒道,“竟然卖了那么多人。如果事先知道,我说什么也不会来。说起来,”她环视在场所有人,“我很感兴趣,那份安保方案,你们都是花多少钱买的?”

“三千万日元。”拉丁裔矮胖子说。

“安保方案是我写的,”白人老头严肃地瞧着在场所有人,“你们这些该死的贼,我是安德?维京,史密尼森博物院高级安全主管。我很想知道,你们到底是从哪里偷到我的方案?”他严厉的目光转向混血黑人,“难道是你泄漏的吗,马利德?”

混血黑人耸耸肩:“老头,别绷了。你不是什么安全主管,我也不是环球连锁酒店安保负责人。都混成这份儿了,还玩心机有意思吗?哪有安全主管会半夜潜进酒店里来,你倒是告诉我?”

老头一声叹息:“我能骗过所有人,但遇上同行就没办法了。尤其是不按牌理出牌的同行。”

说到被抓进休息室这事儿,大家倒是矛盾一致。“现在的贼都堕落了,”拉丁裔矮胖子叹息说,“全靠冲锋枪和各种高科技玩意儿,纯暴力,完全没有半点优雅――”

休息室的门被咣一声撞开,戴黑头套穿连体服的大汉,提着ak突击步枪闯进来。

所有人都站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汉跌跌撞撞地走着,浑身颤抖。福山润注意到他少了一条胳膊,血流如注。

“鬼……鬼……”大汉艰难地喘息着,声音中满满都是绝望,“杀人的恶鬼――”

阴冷的剑锋突然从他前胸冒出,截断了所有的话。两朵绿莹莹的火焰慢慢浮现,飘呀飘地出现在濒死的大汉身后。戴兜帽的女妖,提着惨绿的灯笼,手持利剑,冰冷地扫视着休息室里所有人。

包括福山润在内,休息室里所有人都吓呆了。他们被押进来的时候就没了武器,面对手持利剑的女妖,完全就是砧板上的鱼肉。

这时远处的楼梯上忽然响起脚步声,一群警卫涌出来,个个手持警棍和盾牌。“什么人!”为首的警卫大声怒斥。福山听出了熟悉的声音。是队长,他激动地想,这次可有救了。

可惜事情并没这么简单。仿佛为了专门毁灭他的希望似的,女妖静静地等警卫们跑过来,然后挥剑一招。

“我们能不这么干吗?”

22层展馆里响起嘈杂而尖锐的抱怨声。伴着绿火,成群的小孽鬼自虚空中浮现。它们比警卫更多,漆黑的爪子又尖又亮。

杭州治疗性病方法
四平治疗白癫风医院
郑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杭州治疗性病费用
四平治疗白癜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