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开脱

2020-01-17 00:41: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开脱

朱镜宇闻言面色微变,看着黄天星离去的背影,双眼中闪过一缕杀意。

这时,叶飞隐隐听到一道极为低沉隐蔽的传音:

“傲天,你要小心,这朱镜宇私底下跟龙武权关系极为亲密,近几年来更是频繁联系,或许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依我看来,他们就是蛇鼠一窝。你自己保重,我先走一步了!”

闻言,叶飞心中一凉,面色微变。

一道声音打断了叶飞的思绪。

“你还有什么话说?”

端坐在案桌之后太师椅上的朱镜宇,这时冷冷地说了一句。

“我此来就是状告龙傲风的,如何没话说?”

叶飞抬头直视朱镜宇,脸上平静地说道:

“龙傲风于南边火山岩洞中,欺辱一个女子,刚巧被我亲眼所见,出手将其擒之,特来请执法堂予以惩戒。”

“哈哈哈……说我猥亵女子?你可有证据?那女子是谁?不是我自负,只要我愿意,钩钩手指头就有一大把的女人自动爬上我的床榻,朱长老,他这是诬告,请大人明鉴。”

龙傲风闻言,故意哈哈大笑,眼神不善地盯着叶飞辩解道。

“你可有证据?”朱镜宇看着叶飞缓缓开口。

叶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我便是人证,此乃我亲眼所见,龙傲风被我所擒便是证据!”

一个女子的名声何其重要,叶飞之前早已对不住过龙傲冰,实在是无法将其说出,何况她还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就此供出不仅折她名声,亦是自找侮辱。

“你?”朱镜宇摇了摇头,转向龙傲风问道:

“龙傲风,你可有证据?”

“我身上的伤势便是证据!还有我体内的妖术封印。”龙傲风装作正义凛然地说道,完全不以被叶飞打伤封印为耻。

“居然还有脸说!”在场的众人摇了摇头,却也不敢多言。

朱镜宇盯着叶飞,语气冰冷地说道:

“龙傲天,你还有何话说?”

见此,叶飞心里一咯噔,皱起了眉头,严肃地说道:

“你不信我?”

“哈哈哈……你有什么值得我信任的?倘若不服,便拿出证据来!”

朱镜宇闻言,微微一笑。

叶飞脸色逐渐冰冷,直视朱镜宇良久,摇了摇头说道:

“颠倒是非黑白,我无话可说,早知如此,我何故带这畜生过来?”

果然被黄天星言中!狼狈为奸,互相包庇!

“既然如此,我就判你违背族规,强闯禁地,恶意重伤族人长辈。按照族规,重打三神棍,关进锁封塔三年,以作惩戒。你可有不服?”朱镜宇望了龙傲风一眼,森然说道。

话音一落,众人哗然。

“重打三神棍?关进锁封塔?这是多大的罪过啊!”

“听说就算灵君境挨过三神棍之后,修为基本半废,经脉都得毁了大半,还关进锁封塔三年?锁封塔封锁七感,毫无一丝灵气,还要接受时刻天火煎熬,还能出得来都算奇迹了!“

“这龙傲天所犯的罪是死罪也不过如此啊!”

这时,只听一阵笑声响彻大殿。

“哈哈哈……你问我服不服?”

叶飞双目直视朱镜宇,哈哈大笑,自嘲道:

“狼狈当道,蛇鼠一窝,颠倒黑白,龙族果然是乌烟瘴气,我服!”

闻言,朱镜宇面色变得铁青,眼中凶光一闪,咬着牙道:

“你服就好!那就别怪我按族规伺候了!“

朱镜宇说完伸手一挥,大殿之内突然浮现出三根巨大的金色龙柱。

见此,叶飞面不改色,右手一抖,一枚小巧的青色玉剑悄然浮现于手中。

这时,一道声音自殿外传来,双方动作皆是一顿。

“谁说没人证?”

话音方落,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已然飘进了大殿。

“龙傲冰!”

朱镜宇双目一瞪,大喝道:

“执法堂重地,你来干什么?”

“我便是龙傲天所说的那个女子。”

龙傲冰望着龙傲风,语气冰冷道。

一见来人,龙傲风浑身便是一颤,难以置信。

“此为物证!”

龙傲冰从储物戒中拿出一套衣物,往案桌上一抛。

朱镜宇只是瞥了一眼,连查看都没,哼声说道:

“龙域大陆皆知,你与龙傲天自小便定下婚约,随便拿出一套衣物如何为证?”

“哼!黄天星所说没错,你们果然是巧舌如簧颠倒是非。”

龙傲冰冷声道,右手一晃,再次拿出一颗透明的水晶球。

“龙傲天之前不愿说出我来,是顾及我的名声,怕被龙傲风这畜生所毁,就知道你们不信,此为记忆水晶。今日就跟你们分辩个明白。”

说完,她施了个秘法,让水晶悬浮起来,又掐了一个手印,顿时大殿之上,一个画面呈现在众人面前。

画面中。

“哈哈,乖乖从了我龙傲风,日后就是族长夫人了……”

叶飞发现,画面中,龙傲冰的身影却显得有些模糊,但还是能够分辨出她本人。

“这是特殊秘法所为!”叶飞微微松了口气。

见此,龙傲风面色已变得苍白如纸。

他一直以来故装作文雅正义的形象,至此,完全倒塌,原形毕露。

“原来如此,这龙傲风早有听闻,形象不检,是个装模作样的伪君子。此时真相大白,果然是人面兽心,龙傲冰是他嫡系表妹,更是龙傲天的未婚妻,这样一来岂不是乱了伦理?这等荒唐事都做得出来,畜生不如啊!”

在场众人心里皆是如此想。

“畜生,至此你还有何话说?朱堂主,这次你信是不信?”

龙傲冰气愤地说道,原本以为只要自己出现即可,没想到,真的需要用到这水晶。

此时心里暗自庆幸,好在当初龙傲风威胁的时候,自己早已做好准备。

“朱长老,这次你还有何话说?”

叶飞朝龙傲冰点了点头,转头直视朱镜宇。

闻言,朱镜宇面色变得铁青,双目紧紧地盯着叶飞,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听他哼声说道:

“哼!龙傲风,据闻你为人正直端庄,温文尔雅,如何做得出这等事来?你是不是受人所蛊惑,还是误吃了什么迷幻散之类的致幻的迷药?”

龙傲风本来还想这次死定了,龙傲冰这手一出,自己已经原形毕露,名声大损,毫无挽留的余地了。

没想到朱镜宇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他顿时精神一震,哪还能不明白他是借此为自己开脱。

当下,他装着萎靡恍惚地模样说道:

“是,朱长老这么一说,让我想到,今日出门之时,有人给我送来一壶酒,芳香至极,我就忍不住喝了一口,感觉味道怪怪地,然后整个人就晕乎乎地就像做梦一样,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直至方才刚刚清醒过来,便看到傲冰表妹这一手……“

“让我惶恐之极啊,想我龙傲风堂堂嫡系长兄,向来正直不阿,如何做得出这等荒唐之事,一定是有人陷害于我!让我蒙受这不白之冤,请朱长老为我洗刷冤屈,挽回清誉!”

“卑鄙!信口雌黄!真相在此还敢狡辩!”龙傲冰怒道。

朱镜宇深深地望了龙傲风一眼,缓缓走到他身边,把手搭在他的脉搏上,良久才开口说道:

“果然如此,你体内尚有残余药力,我能证实龙傲风所说是实!”

他扫了众人一眼,缓缓说道:

“有鉴于你被人所害,并非出自本心,不过所犯下的错,你还是要接受惩罚,不然难服于众。今日,我就叛你禁足半年,不得出族长府!”

“如此判决,你服不服?”

朱镜宇再次望向龙傲风,严肃地说道。

闻言,还未待龙傲风说话,龙傲冰便怒道:

“我不服!”

这时,朱镜宇再次坐回了太师椅,抬眼瞥了龙傲冰一眼,再次恢复了刚正不阿的模样,严肃道:

“真相已查明,不管你服不服!”

龙傲风见状,赶紧拱手恭敬道:

“多谢堂主明察秋毫还我清白!虽然是我无意中犯下的过错,但我还是接受惩罚!”

就在龙傲冰面色不岔地还想说些什么,一只手搭在了她的手腕上。

“别跟他们辩论了,狼狈为奸!他们互相包庇,有意开脱,在说什么都没用!我们走!”

龙傲冰一怔,叶飞的声音从她的身侧传来。

见此,龙傲冰面色微微一红,偷偷望了叶飞一眼,不再多言。

叶飞跟案桌后的朱镜宇深深对视了一眼,眉头一皱,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龙傲冰见状也不再多做停留,亦是飘然离去。

众人见状,不禁感慨。

“两人果然是夫妻相啊,这还未完婚便已如此!”

“龙域之中,龙傲风果然是一手遮天,连今天这样都那他没办法!禁足半年,这算什么惩罚?”

“嘘!小声点,没看到今日这样都拿他没辙吗?这就是无法无天的主,我们得罪不起!”

“真没想到!今日这么大的事,居然如此收场!”

“算了,走吧走吧!没什么可看了!”

见两位主事人已走,众人纷纷散去。

黄山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赤峰松山中蒙医院怎么样
江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莱芜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徐州治白癜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