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保安队在工地建教育局欺生新人不服被打死

2019-07-18 03:28: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保安队在工地建“教育局”欺生 新人不服被打死

16名涉嫌殴打王某致死的保安出庭受审。 本报 蒲东峰 摄

保安王某被调往朝阳区崔各庄远洋集团的项目工地后,转岗第一天就被工地保安队的同事们围殴致死。保安公司稽查队长张永安被控为指使者,行凶人包括保安队领导及普通保安15人。昨天,市二中院开庭审理此案,受审保安称新人挨打是惯例,工地设教育局专门打新人。

保安转岗当天被围殴致死

昨天上午11点,原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怀柔分公司第7经营部直属大队稽查队队长张永安和崔各庄远洋集团建筑工地保安队队长马斌斌、副队长冀军良及叶新峰等13名普通保安员等16名被告,被带入法庭。

检方指控,去年12月3日下午4点左右,张永安在崔各庄远洋集团工地保安员工宿舍内,因认为被他安排到该工地的保安员王某不服从管理,故指使马斌斌、冀军良、叶新峰等15人分别用拳脚、木棍、橡胶棍对王某进行殴打,致使32岁的王某因创伤失血性休克死亡。这是王某在该工地上班的第一天。案发后,16名被告人相继被查获归案。

昨天的庭审持续至下午5点多休庭,今天还将继续。一直在法庭上怒视被告人的王某父亲告诉,他决定于今天向16名被告人提出41万余元的民事索赔。

稽查队长张永安说,去年12月3日上午,他得知当时还在其他工地的保安王某想辞职,就去询问原因。因公司每月5日左右发工资,他当时就劝王某等领了工资再走,王某表示同意,但提出自己腿疼,想调工作岗位。他于是在下午把王某带到了崔各庄远洋集团工地。多名被告人指认,正是张永安指使他们殴打王某的。

死前被剃光头用烟头烫

马斌斌称,张永安并未跟他说给王某安排清闲的岗位,而是让他安排教育教育。此前,张永安有几次把别的工地不想干的、不服管的保安带到远洋工地,让保安打。

庭审中,多名被告人供述,事发当天,除了检方指控的用拳脚、木棍、橡胶棍对王某进行殴打,参与打人的保安还将王某的头发剃光,用烟头烫,用水浇王某身体。甚至直到王某已出现危险症状时,还有人提议把王某拉到野外埋掉。直到公司来人,王某才被送到医院,并报警。

马斌斌称,有时张永安指使他找手下打;有时夜里带过去,张永安就自己找保安打。当日,把王某带去后,张永安虽然没有明确说让他们打,但他按惯例推测,张永安说的教育教育,就是想让保安打王某。其他保安也当庭称,他们打王某时,张永安在门口看着,还让他们往死里打。

但张永安则称,他原让保安队长马斌斌给王某安排个清闲的工作。得知工地保安殴打王某后,他还劝说过,但马彬彬等人告诉他:进远洋的人都要先接受教训,让他不要管。

宿舍建教育局

殴打新人是常事

对于为何要参与殴打王某,保安们的回答不一,有的称是自己脑袋一热,看别人打自己也打了,有的称给王某送饭,王某摔了饭碗,自己有点生气就打了两下。还有人说,他们担心如果不听领导的话,回头自己也会挨打。

多名保安称,他们所在的工地有打新人的惯例,不少人都被打过。保安邓彪说,他刚到工地时,因为拒绝上交身上的和钱就被打了。保安贾保虎也说,他因为单位不发钱,跑过一次,被抓回来后挨了打,但没受伤。保安们还称,工地专门有间宿舍叫教育局,专门用来打人。

马彬彬否认了打新人的惯例和设立教育局的说法,张永安则表示毫不知情。

有其他被告人的律师指出,张永安曾在公安机关供述:王某是通过中介公司招来的,公司为此支付了700元中介费,如果王某离开,公司要有损失,因此不能让王某走。对此,张永安当庭否认,并称自己的有罪供述是来源于警方的刑讯逼供。

[憨鼠责编:莎莎]

掌握这三个要点,SEO优化其实很简单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百度百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