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萌妻难驯 第一百七十四章 新仇宿怨

2019-10-12 23:21: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妻难驯 第一百七十四章 新仇宿怨

浓浓的哀伤涌入眼眸,霍景林不停的呼气吸气,沉默了几秒,他才能平静的把噩耗説出来。[燃^文^书库][]

“妈,爸,今天是心怡的五七。如果你们有时间,就祭奠祭奠她吧。”

权国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説什么!?”

陆雪漫震惊了。

霍心怡那么年轻,怎么就死了呢?难怪霍景林会不择手段,报复权慕天。

这下惨了!

仇结的这么深,霍景林会不会杀了她?

“心怡的丈夫死了。那个糟老头走的很快,没有留下遗嘱。他的儿子们不想让大部分财产落在她手里,逼着她放弃遗产。等我接到消息赶到迪拜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紧紧攥着拳头,可提到妹妹的死,他就无法冷静。

权慕天为了给自己的女人报仇,把亲妹妹嫁给一个糟老头。如果不是为了陆雪漫,妹妹就不会死。

霍心怡虽然任性,但是权慕天葬送了她的一生!

霍浚川扶着权国秀站稳,整个人被瞬间掏空,只剩下空荡荡的躯壳。

“心怡她,她是怎么死的?”

“据説,她想爬床逃跑,把床单拧成绳子。结果被人发现,她一时手滑,从楼上掉下去摔死了。”

“……”

官方的解释都是屁话!

心怡的死不是意外,一定是谋杀!

霍景林知道这个消息会给父母带来怎样打击,但是不要紧,他会让那些害死妹妹的人付出代价!

“那个糟老头的儿子们正在一个接一个的死去,用不了多久,他们都会下地狱。”

霍浚川呆掉了,“景林,你做了什么?”

听筒里传来阴冷的狂笑,让在场的人都不好了,“nen基因是个好东西,人吃了以后会在不知不觉中死去。”

“你疯了吗?”

对,他是疯了,被权慕天逼疯了!

他要报复,让权慕天尝尝失去最心爱的人是什么滋味,让他眼睁睁的看着最爱的女人离他而去。

“景林,收手吧。爸爸求你,收手吧!”

“我哥有妈这样出身高贵的母亲,有夜云山那样显赫的父亲。为了他的出身,为了牵制、报复夜家,他从xiǎo就被外公当作继承人来培养。即便如此,他也拥有了一切!”

权慕天心里咯噔一下。

因为他是夜云山唯一的儿子,外公才对他另眼相看?难道老爷子的苦心栽培都是出于利用?

让他们父子反目,把夜云山带给母亲的伤害加倍奉还,这样外公会无比痛快?

决定跟夜云山合作的时候,他还觉得内疚。

实在太可笑了!

“我们霍家是靠着我妈的嫁妆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可是,我哪里不如他?为什么我要活在他的阴影里?我不甘心……他害死了心怡,我会让他永生不幸!”

霍景林的眼睛不断充血,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豺狼。

阴森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陆雪漫既震惊,又恐慌,怕他下一秒会对自己不利,伤害到她的孩子。

“景林,收手吧……妈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了!”

权国秀撕心裂肺的哭喊被最疼爱的xiǎo儿子忽视,也深深伤害了权慕天。

霍景林是她的儿子,那么他算什么?

既然母亲这么厌恶他,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个世上来!

欧阳川见惯了豪门的人情冷暖,却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难怪夜云山一直未婚,原来他早就知道权慕天是谁的儿子!

“信号来自公海,我马上联系水警,让他们配合。”

权慕天若有若无的diǎndiǎn头,拿起桌上的,接听了。

听説陆雪漫失踪了,蒋斯喻都要急疯了。派人找了整整一夜,始终没有任何消息。

“我女儿呢?”

“在霍景林手里。”

二十年了,她好不容易把亲生女儿找回来。对她来説

,没什么比陆雪漫重要。

可是,权慕天不知道珍惜,洛琳一出现就跟那个女人搅在一起。

本以为他能通过考验,没想到,他跟洛琳交往过的男人一样,都是见色起意的东西!

“你是干什么吃的?自从她嫁给你,遇到多少危险?连你的老婆都保护不了,你不配她的丈夫!”

冷哼了一声,权慕天对蒋家的人没有好印象。

如果不是看在陆雪漫的面子上,他才懒得跟蒋斯喻废话。

“你没资格指责我!出事的时候,你的人就在附近。结果呢?还不是让她落在了别人手里?蒋家的人也不过如此!”

她仔细盘问过保护陆雪漫的人,也亲自去过事发现场。

出事的路段是单行道,位于两座大厦之间。道路又窄又短,只能容纳一辆车经过。

车祸发生的时候,陆雪漫的车占据了整个车道,她的人不能转弯,只能等着。然而,仅仅一个弯道的距离,人就失踪了。

从停车场开出来的货车撞瘪了驾驶位,给后座带来了剧烈的冲撞,却没有伤到人。

很显然,有人精心布置了这场车祸。

可权慕天凭什么指责她?

她正要反驳,却被司徒信拦住,“妈,漫漫是个孕妇!现在不是争论谁对谁错的时候,找人要紧!”

也对!

陆雪漫经不起折腾,即使车祸现场没有血迹,也不代表她们母子平安。

“人在哪儿?”

“公海。”

蒋家的赌船就停在公海,既然人在那儿,事情就好办多了。

“20分钟后,我的人会从邮轮码头出海救人。”

权慕天非但不感激,反而认为她这么做会陆雪漫带来生命危险。

“蒋斯喻,这件事你最好不要插手。在弄清对方的情况和意图之前,你不能贸然行动。”

“她是我的女儿!”

“她是我老婆,我孩子的母亲!”

既然大家目的相同,为什么不能好好説话?

司徒信满脸黑线,从蒋斯喻手里接过了话筒,“那你説该怎么办?”

“等我消息。”

洛琳也在他们手上,霍景林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用意。

但是,他猜不出对方想做什么。现阶段,只能暗中部署,以静制动。不然的话,他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蒋斯喻不冷静,司徒信也担心的要命。可这种时候,他们必须沉住气。

“蒋家的赌船停在公海,船上有直升机。在邮轮码头,停着五艘游艇,随时可以出海。如果你有需要,随时打给我。”

“知道了。”

公海的游艇上,陆雪漫坐在沙发里,边吃东西边看电视,完全把霍景林当成了空气。

吃了一些三明治和蛋糕,她有diǎn儿口干,拿起桌上的橙汁,想润润嗓子。刚把杯子拿起来,桌上的卫星便响了起来。

前一秒还歪在沙发里的男人,下一秒就坐正了身子。

来的是什么人,能让他如此紧张?莫非他做的这一切都是受人指使?

听筒里传来一个阴冷低沉的嗓音,“跟权家的人联系上了?”

“是的。”

“陆雪漫不仅不能杀,你还要保证她的安全。留着她,对我们有利。”

尽管不明白原因,可他只能照做。

因为只有这个人能帮实现他的报复,也只有这个人有能力打败权慕天。

“接下来要进行b计划吗?”

b计划是什么?

在霍景林背后,果然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操控一切。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没错。”

“我知道了。”霍景林扫了女人一眼,发现她被动画片逗得笑个不停,这才放下心来。

“把船上另外两个人处理掉。”

“明白。”

收了线,他脸上带起阴森的笑意,定定的看着陆雪漫,反问道,“嫂子,动画片好看吗?”

忽略掉对方眼中浮动的杀意,她指着屏幕,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当然好看!灰太狼笨死了,煮熟的鸭子都飞走了,真心没救了!”

“那我请你看出更好看的!”

“好啊!”

对着门口的保镖招招手,几分钟过去,刘丹便走了进来。

一个多月不见,她清瘦了不少,脸色黯淡无光,没了以前的风韵和傲慢,显得有些落魄。

“霍先生,你找我。”

霍景林拿起桌上的橙汁,扬手泼在她脸上,声音冷的没有半分温度,“你在这里面加了什么?”

橙汁顺着脸颊滴滴答答往下淌,刘丹狼狈极了,却心慌到不行,硬着头皮説道,“我听不懂你在説什么。”

“不説是吗?”

他轻轻挥手,两个保镖快步走来,一个人拧着她的胳膊,把人摁倒在地。另一个拿起剩下的果汁,折回刘丹面前。

“给她灌下去,一滴也不许剩。”

“是!”

她慌了神儿,挣扎着想要反抗,却被黑衣人捏住下颌,强行扳开了嘴。

刘丹吓得魂不附体,尖锐的嗓音透着恐慌,“我説,我説,我説!放过我,霍先生,求你了……”

“你在果汁里加了什么?”

“堕、胎药……”

“还有呢?”

“没了……真的没了……”抬眼望着陆雪漫,刘丹眼中充满恨意,“这个女人害死了我的儿子,我让她的孩子为我儿子偿命。”

她一阵后怕,要不是刚才那通,只怕她已经……

刘丹,你太恶毒了!

“你xiǎo产跟我没有关系!”

“陆雪漫,如果不是为了你,周迈就不会推我。他不推我,我的孩子就不会死。都是因为你,我们才会搞成今天这样!你为什么总来破坏我的生活?为什么!?”

气的浑身发抖,陆雪漫恨不能一巴掌把她怕死,“走到今天,都是你自己做的!”

刘丹这个女人十句有九句半是假话,剩下一句也是半真半假。

冷笑了一声,霍景林吩咐道,“来人,给她灌下去。”

“不,不,不……霍先生,你不能这么对我。”刘丹吓得浑身发冷,跪在地上不住的哀求,“里面只有一种药,你相信我……”

“想让我相信你,就喝下去,别自讨苦吃。”

朝阳治疗癫痫病医院
陇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新疆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朝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陇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