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车租出去了杳无音讯车主满城找车接连起诉

2019-07-11 09:14: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车租出去了杳无音讯 车主满城找车接连起诉

李广森与自己的车合影。

李广森的车终于要回来了。他昨天先去交了19次违章所产生的2500元罚款,这些违章都是车出租期间产生的。

2013年4月份,李广森通过一家租赁公司将凯美瑞轿车出租给一个叫黄忠海的人,对方拿到车后仅付了一个月租金就不见了。李广森满城找车,今年1月份,他真的在街头堵住了自己的车。本报曾连续报道此事。车找到了却要不回来,为此,李广森又持续地打官司,最终他讨回了自己的车。

满城找车

40岁的李广森有一辆丰田凯美瑞轿车,有一次在朝阳体育中心附近修车时,一个叫刘德雨的年轻人也来修车,他自称在“北京东方德勤翻译服务有限公司”工作,负责租车业务,还对李广森说:“你的车一个月能租5000元。”李广森心动了。

2013年4月22日,刘德雨把凯美瑞轿车开走,交给来租车的黑龙江鸡西市人黄忠海。事后,刘德雨给李广森送来了东方德勤公司与租车人之间的合同,上面盖有公司的印章。可没想到,黄忠海只交了一个月的租金,5月22日之后就没了消息。

为了找回车,李广森曾去派出所报案,但没有效果。2013年10月,李广森着急了,他坐高铁、坐汽车,赶到黄忠海的鸡西市老家。可到那儿敲门没人应,周围的邻居说:“你要找的人,长年不回来。”

实在没招了,李广森只能用最笨的办法。他另买了一辆奥拓车,然后开着车满北京城找自己的凯美瑞轿车,特别是在凯美瑞轿车出现过违章的地方重点蹲守。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1月22日下午,他竟然就在朝阳体育中心附近看到了自己的车。李广森立刻上前堵住了凯美瑞轿车,报了警。不过此时开车的并不是黄忠海,而是一个叫王菊的女士。

接连起诉

李广森原本以为车找到了,就能立刻开回家了,但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民警表示要暂扣这辆纠纷车,等双方打官司有了结果后,才能将车发还给胜诉的一方。

在律师的建议下,李广森向法院起诉了北京东方德勤翻译服务有限公司、刘德雨、黄忠海,要求三方连带承担返还车辆、支付租金、赔偿罚款的。由于黄忠海联系不上,这起官司又经过了漫长的公示期。

最终案件在朝阳法院双桥法庭审理,2014年3月12日下达了判决书。判决书认定,李广森与北京东方德勤公司之间的租赁合同成立,东方德勤公司和刘德雨应该在判决生效后,连带支付李广森租金。但法院同时认为,“由于涉案车辆并未在东方德勤公司及刘德雨的控制下,亦未在黄忠海的控制下,本院对李广森返还车辆的请求,无法支持。李广森可就此向涉案车辆的实际控制人另行主张。”

这之后,李广森只能又向朝阳法院起诉了王菊,要求对方返还车辆。在这期间,李广森经常去高碑店派出所门口,看看被扣押的凯美瑞轿车。看到车外的遮雨布坏了,车身上落满厚厚的黄土,李广森很是心疼。

真相大白

等了一年多,事情最近终于有了结果。

原来李广森的车交到黄忠海手中后,没多长时间,黄忠海就将车交给了一个叫迟桂香的人。王菊则称,2013年5月,迟桂香因为向她的朋友刘春立借了6万元,把丰田凯美瑞轿车抵押给了刘春立。后来迟桂香因为别的事,被警方抓了,钱没还,车也没取走。再后来,刘春立把车交给了朋友王菊。王菊一直开着这辆车,直到被李广森在街头堵住。

朝阳法院审理后认为:“王菊虽然主张迟桂香因借款以凯美瑞轿车作为担保物,但无证据显示迟桂香有权对该车辆设定担保,亦未办理担保登记,所以王菊无权占有该车辆。”最终法院判决王菊将凯美瑞轿车返还给李广森。车辆违章产生的罚款则由租赁公司、黄忠海、王菊分别承担。

刚刚拿到车的李广森心情舒畅了很多。他将车洗干净后,又更换了电瓶等配件。现在他终于能开上自己的车了。“回头想想,当初我太容易相信他人了,不应该把车轻易地交给刘德雨。刘德雨的公司对租车人的资料审核太不严格,导致我后来麻烦不断。”李广森说。

原标题:车租出去了杳无音讯车主满城找车接连起诉

稿源:中国

作者:

微商城和手机app开发
北京外国语大学
微商城怎么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