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第二百五十四章天空一声巨响,巨龙闪亮登场

2020-01-16 20:04: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第二百五十四章天空一声巨响,巨龙闪亮登场

“人呢?怎么还没来?该不会是被咱们的儿郎们给吓到了吧?”特朗德尔哈哈大笑了起来,丑出新高度的大鼻子一抖一抖的,让旁边落座的一位熊人巨头不由产生了一种这玩意会不会掉自己身上的恶寒错觉。【最新章节阅读.】

瑟庄妮没有说话,端坐在自己的条案前,冷冷地看着侧前方,那正在缓缓流淌的沙漏。

“这么大的事情,我想阿瓦罗萨的女王应该不会欺骗我们。”熊人首领沃利贝尔倒是显得最为淡定,坐在自己的桌前,不断自斟自酌。

熊人族的酒量都相当不错,醉酒误事这种事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鱼喝水喝多了一样可笑,反而还能借着这个名头做一些正常情况下做出来很难收场的事。

比如说打架,醉酒闹事终究比蓄意闹事多了几分回旋的余地,与间歇性神经病这个梗完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老大都带头了,三巨头自然也是纷纷表示大哥说得对,你们太急躁了。

瑟庄妮仍然没有说话,若是艾希真的迟到,她反而有了借机发难的机会,除非艾希根本就不想在这个联盟里混下去,否则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不智之举。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但阿瓦罗萨的代表们仍然没有到来,眼看着沙漏里的沙子已经快要流逝一空了,这下,不仅是在场的这些大佬,就连在一旁的校场列队的士兵们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可恶,就连东营的二鬼子都晓得守信守礼,他堂堂一个大族居然如此欺我?”说话的是一个中层的将领,他没有资格和巨头们并肩坐在一起,只能在站到下面的队伍前。

冷风肆虐,对于一个黄金阶层的将领而言,虽然无惧,但终究算不得一件好受的事情。

“行了,少说两句吧。”旁边的另一位将领是个明白人。

阿瓦罗萨的人要是早到,从某种意义上就代表着他们服软了,但若是晚到,又给了对方发难的时机,所以最为恰当的时机就是踩着点到。

因此阿瓦罗萨的人现在还没到,对这个将领而言颇有一种不出预料的感觉。

但他心中也在纳闷,因为派出去的探子来来往往了几十批,却仍然没有发现有阿瓦罗萨使者的身影。

所有人都注视着营地的入口处,随着时间流逝,脸色俱都是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无论他们是不是一伙的,但阿瓦罗萨若是迟到,打得可绝对不光是冰爪部落一个部族的脸,那意味着在场这三个大部落根本就不放在阿瓦罗萨的眼中。

那仇可结大了,往狠一点说,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套路。

“难道阿瓦罗萨的统治者居然真的如此不智?”沃利贝尔的眼神有些犹疑,若真是如此,那她为何还要提出联盟的提议?

难道说她想要坐这个盟主?

沃利贝尔感觉自己的脑子也不太够用了,因为这实在是太不合理了,作为北壁熊人的大祭司,他的确算是族中最富智慧的存在,但是咳咳,北壁熊人虽然不傻,但耿直的人还是占绝大多数的。

在这种满脑子都是肌肉的族人横行的环境下,就算是智者脑子也会变得不够用些,起码沃利贝尔现在就已经完全看不懂艾希的做法了。

“该死,难道她在耍我?”瑟庄妮的眉眼间起了一丝怒意,沙漏已经只剩下薄薄的一层,而阿瓦罗萨的代表仍然没有露面的痕迹,看情况他们恐怕已经来不了了。

人群变得越发嘈杂起来,就算能排出还算整齐的队伍,但这些弗雷尔卓德人仍然不改其爆裂的脾气,面对这种情况,纷纷开始骂骂咧咧,就连一些本来对阿瓦罗萨观感还不错的熊人们也开始躁动起来。

就当瑟庄妮想要拍案而起,痛斥阿瓦罗萨不守承诺的时候,突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天空似乎变暗了,仿佛有什么东西将太阳给遮住了,人们不自觉地抬起了头,想要找找究竟是什么东西。

瑟庄妮也诧异地抬起了头,然而随着这一抬头,就再也移不回目光了,因为那赫然是一条身长足有数十米,张开双翼宛如垂天之云的雪白巨龙。

“那是巨龙!”想起关于恶龙的传说,顿时有人两股战战,几欲逃跑。

尤其是那些巨魔氏族的迅猛龙骑士,迅猛龙作为一种亚龙种,长着如钩子一般的利爪以及细密而锋利的獠牙,尽管不会任何魔法,也没有强悍的龙息,但其实力却绝对不可小觑。

它们是大自然最为强悍的猎食者之一,甚至比成群结队的冬狼还要来得更猛一些,能降服这些迅猛龙也是特朗德尔发了狠的,狂追十二天,生生把一群迅猛龙群给累瘫了的结果。

否则,凶悍程度更甚于狼的迅猛龙,又怎么会臣服于驯兽技艺比之冰川守护者差出十条街的巨魔一族。

然而随着天空中一声嘹亮的龙吟响起,这些平素眼睛冒着凶光,呲牙咧嘴的的迅猛龙兽却是瞬间萎了,直接夹紧尾巴如同二狗子一样趴到了地上。

顿时人仰马翻,那些坐在上面的巨魔直接被摔了个狗啃屎,还有一半技术好一点,勉强做到了以平沙落雁的优美姿态将屁股同大地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至于那些骑马的骑兵,将军更是不堪,连迅猛龙都抵挡不住的龙威,这些凡马表现的更是不堪,直接被吓的屎尿齐流,引发的骚乱比巨魔的方阵还要来得更加不堪。

“我擦,幸好没有伤到我俊美的容颜。”刚才那位机智的将领不屑地瞥了一眼两股战战的同僚,刚才还放狠话呢,这下咋萎了?

被嘲讽的那位将领看着同样大腿直打颤,但仍是做出一副扭曲的云淡风轻表情的同僚,嘴角直抽抽,心想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做到如此厚颜无耻的!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高贵雍容的清冷声调响彻在所有人的耳畔,虽然语调不高,音量也不大,但所有人都无法忽视这句话带来的分量。

另一道男声则显得更加冷漠,仿佛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漠然道:“两点才刚刚好。”

众人不自觉看向了那边的沙漏,原本见底的细沙居然在此时才堪堪落下了最后一丝。

瑟庄妮的脸色顿时变了,除非是自己的时间感出错,否则时间分明早已过了两点!

究竟是什么时候有人把沙漏给停下了,究竟是谁?!(未完待续。)

荣成人民医院怎么样
余姚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州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的好
治疗癫痫病聊城哪家医院好
陕西治疗牛皮癣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