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通天神井第三百一十七章夺魁

2020-01-21 04:57: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通天神井 第三百一十七章 夺魁

咻――嘭!

东边的红日刚刚跃出地平线,长安城中一束礼花也正好射入穹苍,然后似花朵一般绽放开来。因为天还未大亮,所以礼花炸开五颜六色的缤纷色彩还是可以清楚地分辨开。

咻咻咻~

随着第一束礼花的冉冉升起,接二连三的礼花炮从长安城中的各个角落射上天空。那是公民们自发购买的礼花,他们俨然已经把这最后一轮的比赛当做了某种盛大的节日。

红日东悬,长安城的上空就像是一个染坊。坊里各种颜色的染缸全被打烂,红的、绿的、紫的、黄的……染满了整个天空。

萧云早早地来到武道会场,今天,他不再坐到东席台上,而是以一个完完全全的参赛者身份,坐在了神州榜的特制椅上。

椅背刻着的乃是“拾肆”!

那代表着他在整个大会中的排位,代表着他在同龄人,或者说青年一辈人中的实力。更重要的是,“拾肆”代表着他有资格对“首冠”发起冲击。

和他一样,暂排第一的叶苍、第二的柳三风、第三的叶添龙……等等这些神州榜上的人,都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今天的主角,就是神州榜上的这十六人。

当然,如果神州榜外有人自以为有足够的实力,也可以向他们发起挑战。但根据以往的经验来说,这种情况少之又少,即使是有人挑战,也鲜有能够真正影响神州榜位次的。

而四周的看台上,今天更是拥挤不堪。

过道上全是观众,有坐着的,有站着的,甚至有些人挂在栏杆之上,只为目睹今天的大战。

“看来有必要扩建一下会场了。”

拥挤不堪的情形,慕容博看在眼里,他微微笑了笑,对着身旁的天机阁老说道。

那老头回以微笑,但没说什么。

自从昨天萧云离开时,他执“笔”诵读了一首诗外,就再没说过一句话。而那本无数人欲求之一睹的“天机册”,更是如昙花一现般,待他书完那首诗后,就也再没出现过。

除了观众增多,慕容博更是下令把守卫皇城的士兵调来了一半。

萧云对骆虎说的情况,骆虎自然毫无保留地禀报给了慕容博。而慕容博听完之后,也同意今天神州武道会结束之时,就是联盟发动奇袭的最佳时机。

所以,他才调度了一半的兵力来会场。

这使得本就不宽敞的会场,更是拥挤难当。

满城的烟花礼炮,足足燃放了有一个刻钟。等到太阳完全升起,礼花的颜色再看不清楚的时候,民众们才收手,但看他们的样子,大有意犹未尽的意思。

萧云几乎可以预见,今晚皇城的夜空,将会被烟花霸占。

当然,前提是那个暗中的联盟没能成功举事。

其他九州九国的使臣和修者,依旧被安排在西、南、北三方席台的最前方。看得出来,神州武道会进行到最后一天,每一个州国的使臣都是异常兴奋,他们挂在脸上的喜悦甚至都不用可以去看,都能轻易感受得到。

萧云注意着各大州国的使臣,却很难发现他们中有谁像是心怀鬼胎的样子。他们该说笑依旧在说笑,该吃喝还是在吃喝,一点儿也没有即将发起战争的趋势。

可越是平静,萧云越觉得不安。

扫视了一圈后,萧云的视线停留在了东席台。

宁静依旧坐在慕容博的右手边,今天的她换了一身略紧的修者服装,不再是以前那身华贵的淑女装扮。当萧云看着她时,她也正好眨巴着眼睛看着萧云。

两人视线初一接触,萧云就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

而慕容博还是那副和蔼却又不失威仪的帝王之态,萧云看着他,不合时宜地想起远在数十里外的那个山寨,心里不禁多了些慌乱。骆虎对他不错,韩山跟他更是关系匪浅,这两方若到了生死相拼的地步……

他不愿再想下去,唯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视线再转,萧云这次凝视着慕容博左手边的天机阁老。

老者还是一如既往,没睡醒的样子,但萧云却感觉今天的老者有些不同。但哪里不同他却全无头绪,这种感觉只是他纯粹的感官认知,使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天机阁老身后,照例是骆家五虎、雷龙、廖杰、白枫等人,让萧云没有想到的是,廖裕此刻也坐在了东席台上。

廖裕的箫别在腰间,察觉到萧云的视线之后,微笑着回应了一下。

消失了这么多天,廖裕终于又出现了。

白枫坐在廖裕的旁边,只见他双手环抱在胸前,那把标志性的柳叶刀也是直直地立在他的臂弯之中。他表情冷厉,还是如同往日般的不苟言笑。

再往下就是廖杰,他似乎心情并不好,愁眉苦脸的,不知道是不是被廖裕给训了话。廖杰再往后,就是雷龙那胖子了。他还是那么的“憨憨傻傻”,笑得没心没肺。

萧云毫不怀疑,若是自己现在在那台上,雷胖子一定会跟他东拉西扯地胡乱聊天。

廖白宁雷四大家五人齐聚,夏域在这次的神州武道会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观众?

呵,萧云才不会这么傻呢。

咚~

会场外围响起了一通鼓声。

鼓声响彻云霄,震得刚刚还在窃窃私语的人们全都停下了交谈。

慕容博款款上前。

咚咚!

又两道鼓声,踩着慕容博的脚点震响。

三通鼓后,会场上数万人竟然鸦雀无声。

“万众瞩目,备受期待,这一刻终于来了!”

慕容博不愧是演说家,一开口就用短短的十几个字把会场的氛围调动了起来。

一时间欢呼不止,掌声雷动。

咚!

等到群众的兴奋发泄到了一定时间后,一通响鼓如雷,压下杂音无数。

“朕,作为这次神州武道会的主办方,秉着‘远来是客’的宗旨和原则,希望大家都能见识到我们整个赤县神州的未来。”慕容博指着台下神州榜上的四十八人,道,“他们,人人都是我们的未来。”

啪啪啪,掌声再一次响起。

“经过前面两轮的角逐与淘汰,能够留在神州榜上的,无一不是万中选一的精英。他们,是我们每个帝国的希望;他们,是我们赤县神州的未来。所以,朕希望大家能够一起联合起来,维护他们的生命安全。”

“比赛,不是签了生死状的擂台,也不是解决私人恩怨的角斗场。”

其实这些都是套话,慕容博作为主办方不得不说而已。综合每次的神州武道会,哪一次到了最后不是死伤无数啊?这种争夺战,容不得半分留情,毫厘之差就会让你与首冠失之交臂,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还有许多追名逐利的修者,更是想法设法地置对手于死地。

因为每杀死一名对手,他就少了一个竞争者,这样他就离首冠更近了一步。

“当然,这并不是鼓励大家不尽全力。这‘夺魁’一轮,就是希望大家能够用自己的实力去证明自己,用自己的实力去征服对手!”说这两句话时,慕容博挥舞着拳头,显得干劲十足。

他那样子,顿时就赢得了神州榜上三四十位少年修者的欢呼。

“夺魁夺魁,夺的自然是头魁,也就是首冠!”

“那里,将是头魁的专属舞台。那高盖四方的柱台,将是对首冠的绝对嘉奖。”慕容博指着武试台正中心高耸的石柱,石柱顶端与东席台齐平。

那石柱台的顶端,安放着一把座椅,其后刻着大写的“壹”字。

那把座椅,象征着地位、实力和认可。

多少人十年磨一剑,多少人废寝忘食地修炼,不就是为了能够坐上去吗?

跟随着慕容博的话语,无数双眼睛落在那把“壹”字木椅上。尤其是神州榜前十六的修者们,他们无疑是距那张椅子最近的十六个人。

“按照大会规定,这最后一天,采用逐级递升赛制。”

“每一名挑战者,都只能挑战排位在其前一位的修者。而神州榜外的修者,若想要挑战,则必须达到通脉境二重天之上的境界,方能挑战神州榜尾的修者。”

“否则,不予挑战资格。”

赛制规则简单易明,萧云暗自算着,看来自己想要夺取首冠,至少得打硬仗十一场,这中间还不包括别人挑战于他的场次。

这样一来,排位越靠后的修者,无疑就越吃亏。

位次每低一个,就意味着要比别人多一次对战。

多一次对战,就意味着脉力多一次的巨额消耗。

照目前看来,真正有希望夺取首冠不就只剩下了前五的那几个修者?

“早知道昨天就该再往上走几个位次了,哎!”就在萧云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许多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那些目光之中,很明显地包含着质疑之意。

稍微一想,萧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规则之中规定,神州榜外修者想要挑战,必须得达到通脉二重境。可搞笑的是,他萧云在神州榜上排位十二,却只有后武境的修为。

这不让观众们动些小心思,才怪呢。

但萧云可没心思去向那些依旧抱着侥幸心理的人证明什么,今天他的目的,就只有夺魁,只有首冠,只有首冠名下的六阶定魂丹!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电话号码
丽水市人民医院
吉林银屑病哪个医院好
三亚有癫痫病医院吗
济宁治疗阳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