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南京宝马撞死2人嫌犯家属不信他会开快车

2019-11-08 10:21: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南京宝马撞死2人 嫌犯家属:不信他会开快车

在派出所这个肇事者屡屡以头撞墙,警方无奈为他戴上了头盔

宝马车为何高速闯红灯?有传闻肇事者可能涉嫌毒驾,是否属实?肇事车车主另有其人?昨天下午南京友谊河路与石杨路交界的路口发生车祸后,事故的双方当事人信息也逐渐浮出水面。在引发市民和友广泛关注的同时,有关事故的诸多疑问也被提了出来。南京警方表示,上传言不可靠,拟于今天召开发布会通报情况。

扬子晚报全媒体 梅建明

疑似肇事者

车祸后躲进高架下桥洞里

意识混乱连家人都不认

多位目击市民告诉,肇事的宝马司机在事发后跑离了现场。一位知情人告诉,在事发后一个多小时,警方找到了肇事者,但令人意外的是,车辆的上资料显示车主为许某某,而肇事者竟然是一名姓王的男子。与此同时,王某的亲人也找了过来。王某随后被警方带至附近的光华路派出所,接受警方的调查。

昨天下午6时许,赶到光华路派出所,王某刚好被带上一辆依维柯,被警方带走。知情人告诉,王某肇事后,确实跑离了现场,后来被交警在石杨路高架桥下的桥洞里找到了他,此时王某的家人和朋友也赶到了现场。在交警的协助下,王某家人证实了他确实是该宝马车现在的主人。

不知是被吓昏了头,还是怎么的,当时王某已意识混乱。知情人告诉,王某当时略显迟钝,甚至连现场自己非常熟悉的家人亲友都认不出来。那说明,当时他确实被现场的场景吓坏了,或者有什么其它的原因导致这样的。知情人称,王某随后被警方控制并带走。

车祸遇难者

男子年仅25岁,在装饰城做生意

女子是某保险公司员工

昨天下午4点多,扬子晚报在现场采访时,路边阵阵哭声传来,一名身穿绿色上衣的中年女子哭瘫在马路上,被人扶至路边靠着电线杆坐下。

此时,一名中年男子流着泪走了过来,在另一位男子的协助下,扶着哭泣的中年女子坐进旁边停着的一辆白色小车里。中年男子告诉,他姓薛,驾驶马自达的年轻男子是他儿子,今年才25岁,住银龙雅苑。至于副驾上的女子是谁,他还不太清楚。我真是无话可说了,这怎么办呢?薛先生一直流着泪说道,孩子的爷爷87岁了,奶奶85岁了,刚刚从医院出来,要是得知这唯一的孙子没了,肯定人没命的。

就在此时,薛先生的响了,他看了一下,说是孩子的爷爷打来的,肯定要问孙子回去不。不能接,接了不知怎么说。他无奈地说,他们一直住在附近的银龙花园,当天孩子出去他也不清楚,不想出此意外。

至晚上9点多,薛先生等人仍然等在交警大队。交警还没有给我们一个结果,我还在等,不知如何回家面对父母啊。薛先生告诉,不把事情的真相搞清楚,他要一直等下去。

经多方了解,车祸身亡的司机曾是南京一家4S店的店长,现在一家装饰城做生意;同车女子是一家保险公司的员工。

1 他为什么跟疯了一样开车?

家属也搞不清,亲友不相信他会开快车

扬子晚报在光华路派出所采访时,突然来了一群人,其中一名年轻女子自称是王某的老婆。警方在简短问话后,将她带到一间办公室,作讯问笔录。

同行的一名中年女子告诉,她是王某的表姐,她始终不相信肇事的人是表弟。

确实是交警和我们亲友几乎同时到达桥洞的,发现了他,情况很是不好。王某的表姐说,虽然找到了人,但当时开车的究竟是不是她表弟,他们也搞不清楚,一切得由警方调查后再说。王某的表姐说,以前表弟很少单独出去的,要出去也是跟弟媳一起出去,发生这种意外,连弟媳也称没有预料到。

王某的家人说,以王某的性格,应该不会开这么快车的,甚至公然闯红灯,因为他本人驾驶这辆宝马车有好几年了。一切要等公安的调查结果,我们也只有在这里等了。王某的表姐说。

2 现场的白色粉末是什么?

警方通报未发现毒品

在现场采访时,一位目击市民告诉,宝马车撞停在马路中央时,民警很快赶到现场,他们看到有一袋白色粉状物被民警拿着,怀疑可能是毒品。

袋子是锡箔纸质的,里面装的是像奶粉一样的东西,是从宝马车里拿出来的。一位目击者说,他看到这种东西时,就摆放在宝马车的旁边,当时民警正在现场勘查。获悉,警方已安排了相关检测。检测结果一时还出不来,稍后警方会公布相关的结果。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员称。

对于毒驾的疑问,王某的亲友极力否认。我表弟是一个非常本分老实的人,他结交的朋友也不是很杂。王某的表姐说,对于他涉嫌吸毒,他们觉得根本不可能。

王某家人介绍,来自靖江的王某今年36岁,不是传的90后,来南京都快20年了,现在南京一家装饰城做五金建材生意。尽管做了十几年生意,但说实在的,也没有赚到多少钱,虽然开上了宝马车,我们也多次跟他说过,一定要低调。王某的表姐说。

有上消息称肇事者疑似毒瘾发作,在派出所以头撞墙,民警不得不给他戴头盔,此说法也未获警方证实。

今天凌晨警方最新通报排除毒驾酒驾,也未发现毒品。

3 肇事车为何处于查封状态?

2014年底此车抵债给嫌疑亾

在现场看到,肇事的宝马车车牌号为陕AH8N88,车的颜色为香槟金色。通过查询,发现这辆显示为海关进口的宝马车疑点重重。首先,该车登记于2014年3月份,车主并非王某,而是许某某,目前处于查封状态。一辆被查封的车辆,为何会堂而皇之地行驶在马路上?不得而知。其次,从查询的信息看,该车的保险终止日期为2015年2月27日。那么,至事发时,该车保险已然过期。按照车辆登记信息留下的联系拨打过去,回应称你所拨打的已暂停服务。知情人告诉,许某某在车祸发生时人在广州。

至发稿时止,许某某与车辆有何关联,警方尚未有进一步信息。

王某的家人告诉,宝马车在王某手上使用了两三年的时间,至于车的来源,其家人称并不太清楚。他做五金建材生意,可能是别人用来抵债的。王某表姐说。对于车子为何没有过户,到事发仍然是在许某某的名下?王某的亲友也表示不太清楚。

最新警方通报称,此车确实在2014年底抵债给王某。

实行零容忍,毒驾入刑刻不容缓

昨日是端午小长假首日,南京街头粽叶飘香,家家户户一片安宁祥和。下午1:53,一辆狂飙的轿车像一个疯狂的恶魔,击碎了这祥和的气氛,一幕令人震惊的惨剧在顷刻间发生。肇事宝马车以令人恐惧的速度撞上了一辆小轿车,几乎将其撞成碎片。车上两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也许他们正在计划着节日的精彩节目,也许在谈论着人生规划。年轻真好,有无限的可能。可是所有的可能,在一瞬间破碎,两个青春飞扬的生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虽然暂时排除毒驾,但坊间传言让我们想起了2012年4月在常熟境内,毒驾司机王某驾驶大客车,突然冲过高速中间隔离护栏,与对面一辆货车发生相撞,致使两车侧翻,造成了14人死亡,19人受伤。后来,王某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罪名是交通肇事罪。

如此特别重大的伤亡案件,毒驾司机仅仅是判刑7年,而罪名是交通肇事罪。相比醉驾造成重大伤亡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处罚,最高可处无期徒刑甚至死刑的处罚标准,目前我国对毒驾的处罚真的太轻。目前,吸毒的人群呈增长趋势,拥有驾照的吸毒人员越来越多,毒驾引发的事故也越来越多。令人尴尬的现状是,如果毒驾不肇事,警方只能以治安管理的手段对吸毒行为进行处罚,一般是吊销驾照并处罚款,最重的也就是行政拘留15天;如果毒驾肇事致一人以上重伤,则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这样的处罚力度远远不如醉驾,难以形成威慑。

即使不从法律专业的角度,按照普通人的理解,饮酒本身并不是违法行为,而吸毒本身就是违法行为;而且吸毒以后产生的幻觉,自我行为控制能力减弱等症状可能更过于醉驾,为什么处罚反而比醉驾轻呢?

这样的尴尬和惨剧发生在626禁毒日前夕,更凸显了法律的无奈。扬子晚报了解到,毒驾入刑之所以目前还没有实现,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毒品种类繁多,检测手段技术复杂,立案标准难以确定。但是这些只是技术上的难点,既然毒驾的危害大于醉驾已经成为共识,技术上的难点不应该成为毒驾入刑的拦路虎。技术上的问题可以通过技术进步逐步来解决,而毒驾入刑如果等到技术成熟再出台,恐怕又会因此多酿出不少惨祸,给人们的生命财产带来更大的损失。

实际上,当年醉驾尚未入刑的时候,正是因为惩戒力度不够,酒驾、醉驾肇事频发。2009年南京630张明宝特大醉驾肇事案发后,江苏省9名律师向社会发出公开信称,交通肇事罪已不足以惩处酒后驾车行为,建议在刑法中增加针对酒后驾车肇事的相关条款,加大对酒后驾车的处罚力度。当年7月8日,南京市江宁区公安分局正式以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张明宝。后来南京中级法院判决张明宝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后来,《刑法修正案(八)》及《道路交通安全法修正案》规定,2011年5月1日零时起,将醉酒驾车、飙车等定为犯罪: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自此,醉驾入刑。

一些法律学者认为,如果目前技术手段存在一些障碍,按照国外的一些立法,应该对毒驾实行零容忍,只要是毒驾,那怕吸了一点毒,还没有造成后果的,依照危险驾驶罪处理,而如果是毒驾造成后果的,应该依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刑事。而且,对于毒驾的刑罚力度,应该比醉驾要更重。

毒品犯罪甚嚣尘上,毒驾日渐增多,在这样的环境,对毒驾实行零容忍,可以彰显司法机关对于打击毒品犯罪的决心。毒驾入刑,才能对毒驾行为形成强有力的打击,从而遏制毒苗的滋生蔓延。同时,我们也大声疾呼,珍惜生命,远离毒品!

珠宝
房产滚动
制药设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