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C罗的红牌到底冤不冤

2018-12-14 12:36: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C罗的红牌到底冤不冤?

欧冠的头条因为一张红牌而变得格外“热闹”,连曼城爆冷输球都没有这么大的关注量。即便比赛已经过去,联赛将要开始,人们还是把视线集中在了C罗和裁判布吕希身上。

(两位近期的焦点人物)

事发的情况已经有不少媒体给出了多个角度,甚至用慢帧的回放来各自解释这次C罗的犯规到底该不该得到一张“红宝石卡”,我们就不再此做更多讨论。我们今天是想根据裁判规则以及其他比赛场次的判例来展开说说,给C罗判罚有没有更多的规则和“历史”依据。

从规则上说,C罗这个动作到底构不构成犯规?慢镜头回放显示,此前已经多次纠缠在一起的C罗和穆里略在抢占传球路线时,身体发生冲撞,穆里略倒地。事情到此为止不管C罗和穆里略有没有肢体接触,都是一次普通的身体对抗。克拉滕伯格也提到:“前插的C罗受到穆里略的阻挡,C罗随后的轻微推搡动作使得穆里略顺势倒地,但是这绝非暴力行为。”这里的关键词是暴力行为。

翻开规则我们看看有暴力行为的重点在哪——

如果队员、替补队员或被替换下场的队员

实施下列7种犯规中的任意一种,将被罚令出场:

• 严重犯规

• 暴力行为

• 向对方队员或其他任何人吐唾沫

• 故意手球破坏对方的进球或明显的进球得分机会(不包括守门员在本方罚球区内)

• 用可能被判为任意球或点球的犯规,破坏向本方球门行进的对方队员的明显进球得分机会

• 使用有攻击性的、侮辱的或辱骂性的语言和/或动作

• 在同一场比赛中得到第二次警告。

被罚令出场的队员、替补队员或替换下场的队员必须立即离开比赛场地附近及技术区区域

(我们以官方给出的回放图为准)

显然按照C罗和穆里略的身体对抗来看,C罗明显够不上严重犯规。但是注意当值主裁判布吕希罚下C罗的原因,显然是针对穆里略倒地之后,C罗有拍其头部的附加动作。更为重要的是,主裁是在听取底线裁判的意见,确认再三之后,才果断将C罗罚下。

也就是说在裁判眼里,给C罗判罚红牌依据是C罗对穆里略头部的附加动作。

同样我们为了严谨起见,咨询了一位拥有国家二级裁判证书的业内人士,他这样说道,“犯规层面有三个度的把握,草率、鲁莽和使用过分力量,对应有口头警告、黄牌、红牌。显然C罗在与穆里略对抗中不是使用过分力量的严重犯规,而C罗之后对穆里略的附加动作可以列入暴力行为的考察范畴,但C罗并非蓄意攻击对手,考虑到手部有多余动作,如果当值裁判看清了过程,可以以黄牌向C罗警告之。”

(谨慎起见,布吕希确实和底线裁判有商量)

不过同样我们也可以看到在七种犯规中有这样一条,叫“使用有攻击性的、侮辱的或辱骂性的语言和/或动作 ”。虽然我们不知天空体育找来的唇语专家解读是否正确,但主裁判布吕希找底线裁判交流是事实。这说明布吕希在电光火石的事件发生时注意力并不在禁区内,于是他没看到事情发生的全部经过,而底线裁判应该是根据C罗抬手蓄力认定其使用了攻击性的动作。就这一条也足够让主裁判定C罗红牌。

另外我们看到在这一章规则中有这样的条款——

如果队员实施下列7种犯规中的任意一种,将被警告并出示黄牌:

• 非体育行为

• 以语言或动作表示不满

• 持续违反规则

• 延误比赛重新开始

• 当以角球、任意球或掷界外球重新开始比赛时,不遵守规定的站位距离

• 未经裁判员许可进入或重新进入比赛场地

• 未经裁判员许可故意离开比赛场地

其中有一条叫做非体育行为,国际足联曾再三强调,对于无球状况下、冒犯对手、带有不良意图的附加动作,都属于非体育行为,要“零容忍”。

尤文并不是没有吃过“非体育行为”的亏,就在上轮意甲联赛,尤文对阵萨索洛的比赛中,道格拉斯-科斯塔与小迪弗朗西斯科发生冲突,在无球状态下前者向后者脸上吐了口水,虽然当值裁判没有马上发现,但意甲的VAR还是起到作用,道格拉斯-科斯塔因为不冷静地“非体育行为”付出红牌和禁赛的代价。

(上轮意甲联赛,道格拉斯-科斯塔对对方吐口水,就是明显的“非体育行为”,带有不良意图的附加动作)

由此可见,如果当时底线裁判和主裁一致认定C罗对穆里略的动作是“非体育行为”的额外肢体动作,至少也是有一张黄牌的。从规则上来看,C罗这个额外动作的确是算做犯规的。只是在“量刑”上,是否直接出示红牌下场,确实值得商榷。

在足坛其他的比赛中,类似的情况都是如何判罚的?我们也找到了一些发生在其他比赛中的判例作为参考。先说时间离得近一些和C罗有着很好情谊的卡卡在美职联的一个例子。

2017年8月13日,一场美国职业大联盟比赛中,奥兰多城客场输给了纽约红牛。在那场比赛中,效力于奥兰多城的巴西中场卡卡被红牌罚下。当时双方发生了一次肢体冲突,两边都有球员推搡对手,比赛也因此而一度中断。

(比起C罗的红牌,卡卡这不是更冤)

在冲突过程中,卡卡面带笑容,并且从背后试图捂住纽约红牛后防球员奥雷利恩-科林的嘴。科林曾经在2015年至2016年间效力于奥兰多城,他与卡卡是昔日的队友,因此卡卡的这一做法,或许并没有太大的恶意。甚至被“摸脸杀”的科林本人看到是卡卡之后还面带笑容,这更不可能是“暴力行为”。

然而卡卡就这一动作吃到红牌下场。连科林都有意向裁判解释,卡卡的动作并非恶意,但是裁判还是根据卡卡手上多余的动作给了他红牌。如果说C罗的红牌很冤,那么卡卡更是“非来横祸”了。

这样的例子在欧洲足坛也是有的。赛季穆里尼奥率领的波尔图队在欧冠中势如破竹,那个赛季欧冠半决赛他们遭遇当时西甲劲旅拉科鲁尼亚,当时拉科鲁尼亚的葡萄牙后卫安德拉德曾效力于波尔图,并与当时效力在波尔图队的德科私交甚好。

(安德拉德对德科的犯规,充其量也够不上红牌)

然而正是这个私交甚好让安德拉德“吃亏”,比赛结束前三分钟,安德拉德在盯防德科的时候两人同样的身体对抗,德科倒地并向裁判申诉,到此为止还没有问题。

可是接下来安德拉德同样以“非体育行为”用脚轻轻踢了一下德科,意思同样也是“兄弟赶紧起来吧,知道你没受伤”。而安德拉德略带笑容的表情,和德科之后起身并没有多向裁判施压,也表示安德拉德确实并非“暴力行为”和“有攻击性的行为”。

(面带微笑的这一脚,让裁判直接向安德拉德出示了红牌)

但主裁判就认定安德拉德这个“多余的动作”是具有攻击性和暴力行为,安德拉德当场被罚下。值得一提的是安德拉德作为C罗的前辈,

C罗的红牌到底冤不冤

在职业生涯最后也效力过尤文,C罗或许看了之前前辈的录像,也就知道怎么对待这件事了。

(安德拉德后来也有一段为尤文效力的经历)

足坛上这样因“多余动作”罚下的,并不在少数,著名的前曼联七号贝克汉姆在世界杯上那“惊世一勾”,平心而论并没有伤到西蒙尼,但足以构成实际意义上的“非体育行为”和“有攻击性的动作”,简称可以说是“报复动作”,这让“万人迷”贝克汉姆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救赎之旅。

(这张图片成了世界杯历史上的经典之一)

同样还有C罗亲身经历的事件就是2006年世界杯八强战,葡萄牙与英格兰。比赛进行到第62分钟,卡瓦略在倒地过程中,被鲁尼踩在了大腿内侧,这一动作立即引发了场上争端。本来当值裁判还在跟两方球员理论,也就是说裁判可能没看清鲁尼踩踏卡瓦略的全过程,但就在裁判眼皮底下,鲁尼一把推了当时的俱乐部队友C罗,最终裁判将鲁尼果断红牌罚下。就此来说裁判认定鲁尼红牌的原因并不在于鲁尼踩到卡瓦略的经过,而是鲁尼对C罗附加动作的这一推,坐实了鲁尼的“暴力行为”和“攻击性的动作”。

(最终让鲁尼红牌下场的不是对卡瓦略的那一踩,更是鲁尼对C罗的一推)

结语:这场争论和其他足坛争议判罚一样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解。而C罗到底冤不冤,不管是双方的球迷,C罗的支持者,还是中立的球迷以及没有涉事的各位足坛名宿都有自己的看法,这无可厚非。

C罗之所以觉得自己委屈就在于他觉得,自己并无“暴力”举动。导致这件事的起因是穆里略的倒地,C罗则认为与穆里略的身体对抗并非那么严重,不想被穆里略的倒地等一系列动作打断节奏。C罗希望穆里略能尽快站起来,这似乎从慢镜头来看也确实如此。毕竟像这种卡身位、抢路线而引发的矛盾几乎只是球员的日常。

不过从穆里略的反应来看,C罗的“摸头”并不是友好的意味,双方球员后来发生激烈冲突也源自于C罗这个“不太友好”的附加动作。从这个角度来说,C罗虽然没有暴力之举,但肯定是逃不了犯规的事实。加上C罗之前的手型的确特别像要打人,电光火石之间不管是主裁还是底线裁判在无形中已经有了“不好的印象分”,这才有了之后的争议红牌。

(不管怎么说这至少不是“友好动作”)

其实欧冠赛场上的争议早已有之,包括主裁判布吕希之前执法的几场欧冠比赛中都有不少争议点。

更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涉事的几方,主裁判布吕希作为德国“金哨”,尤文图斯俱乐部主席和欧洲俱乐部协会轮值主席阿涅利,以及西班牙足协、欧足联等都在欧冠引进VAR上据理力争,几方的角力至今没有答案导致欧冠一直没有引进VAR。尽管引进VAR也不是万全的,在世界杯上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作为裁判系统的一个补充,坚持更公平更公正的比赛,是否在欧冠中运用VAR已经成为了火烧眉毛的问题。

如果C罗的这张红牌,能够换来欧足联对比赛公平公正的更好反思,或许这也算是C罗对足坛世界的变革所做出的“另一番贡献”吧!

更多中超联赛

请戳:

青储饲料打包机
搅拌车
自行走式升降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