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專訪酷派CEO劉江峰酷派目前的目標就是活

2020-01-17 00:43: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专访酷派 CEO 刘江峰:酷派目前的目标就是——活下来

今天(12月15日),刘江峰领衔的酷派在上海举行了酷派新品改变者Cool Changer S1 发布会,发布会前的一晚,一向以文艺范儿著称的他在微博里发布了一张外滩的夜景照片,并配上了这样的文字:

涛涛江水浪奔浪流间,淘尽了世间事,都幻化成一片潮流改变之路,奈何多少荆棘与挑战,仍愿翻起千层浪,在我心中起伏够

改变之路,奈何多少荆棘与挑战将他接管酷派这半年概括地相当准确

今年8月,刘江峰在贾跃亭的邀请下出任酷派 CEO,3个月后,酷派集团发布盈利预警公告公告称,2016财年度酷派将亏损约30亿港元

公告解释道:相比2015年同期,2016年前10个月销售减少约43%,主要业务亏损约7.3亿港元销售减少主要由于本地智能市场衰退及竞争激烈,及本集团仅于2016年下半年推出一款新智能产品,且一直专注于清理库存而2015年,酷派全年的净利润为23.25亿港元

酷派股价一路下跌,这与临危受命的刘江峰关系并不大,只是,作为公认的、长袖善舞的职业经理人,他身上还承载着更高的期待 带酷派重回国产一线品牌阵列

相比创办生鲜电商多点,执掌酷派算是回到了刘江峰熟悉的战场,而在虎嗅FM创新节上曾拿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还是少年当作演讲标题的刘江峰,在出走一年多后,归来时行业早已是风云突变相比打造华为荣耀,他说,要带着酷派重回国产一线需要使出洪荒之力

接管酷派4个月后,刘江峰接受了虎嗅专访,他多次强调,酷派目前的目标就是活下来

过去的一百多天里,刘江峰大手笔地对酷派的团队、组织结构和企业文化进行重整,他需要新鲜的血液和更精简的工作流程,以将酷派转型为与互联结合得更好的企业;他出售了酷派子公司 ivvi 的80%股权,以使公司业务更加聚焦;他计划推出定位与时尚的、不打性价比的新品牌,以改变酷派在消费者心中的品牌形象

酷派股价依然萎靡,但刘江峰很乐观,他说,在未来的半年内,酷派有望扭亏为盈

以下为虎嗅专访酷派CEO刘江峰实录:

产品做减法:酷派明年主打4款主力机,以设计和时尚为主

问:你们现在怎么样,马上12月中要发新品?

答:对,这款机器我们命名为酷派改变者S1,大概是从六七月份开始做的,主打音乐和游戏

音乐我们是跟哈曼卡顿一起来做的游戏我们和高通定制了一款芯片5.5寸我们是做到了 4000 毫安,待机时间会长很多

问:明年你有什么规划,要出几款?

答:明年我们主力机的大概是七款酷派它原来的 Cool 系列还会继续做,大概定价在一千到两千,最高两千多,低的可能999这个档位,以功能性为主,迎合年轻人听音乐、玩游戏、拍照这些功能性需求

另外,我们还会起个新的品牌准备是以设计和时尚为主,大概明年三四月份推

像酷派今年有将近一百款机器,但是每款都卖得不好,我们还是想做精品,每一款希望能起量,但是这个起量也是一步一步来

问:所以从一百减到七是这个意思吗?

答:减到二十,还有海外一些产品,七七八八的国内七款,严格来讲就四款,明年上下半年各有两款

等下一个浪潮:市场没有永恒王者

问:你觉得现在市场到底还有机会吗?现在竞争这么激烈,你觉得酷派的机会点到底在哪儿?不管OPPO、vivo、小米,就人群区分而言,这个市场的定位还有空档吗?

答:没空档,现在大家存量市场,你抢我的,我抢你的,但大家比自己的产品、质量,还有售后服务,反正对消费者来说就是这个最重要,然后你价格要公道,这个市场是反复在教育的

其实每个公司的成功看上去偶然,都有它的必然,有它的必然,也有它的偶然,各种变化造成这个风一会儿往东吹,一会儿往西吹,看你的判断了

昨天我还在跟投资者在聊,外行业看热闹,一看一片血海,没法干了,而且里面撕的不可开交,外部撕,内部撕,都很苦,每个人压力都很大但其实,这是一个海量的市场,单品来说仅次于汽车的体量,加上各种配件,全球每年小一万亿美金的市场

这个市场没有一个永恒的王者,都是各领风骚三五年,很快就变了,所以一定是有机会,我们就在等待下一个浪潮的到来

问:下一个浪潮是什么?

答:这个浪潮我觉得是这样的,这个单纯的形态下,我们追求的是活下来,慢慢的成长,建立我们品牌的口碑

那么下一步,有很多新技术的应用,我觉得应该是比较大的一个飞跃比如屏幕可能逐渐全部走向无边框或者3D,电池的容量不是一天了,可能是两天,甚至更高再加上柔性品的使用,VR的使用,比如眼镜、手表,穿戴设备的应用,配合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我觉得在两三年内应该会慢慢变得越来越有智慧,而不像现在,其实你现在不动它,它是不动的将来它会在那种传感器的一些技术的发展,很多传感器它是可以敞开的,敞开的时候它可以去做很多判断、预测

目前最重要目标:别亏钱,活下来

问:那对目前的酷派来说,活下来这个具体的指标或者说目标,你觉得会是什么?

答:挣钱,别亏钱,不亏钱我就能活下来

问:还是得先保证一定的出货量?

答:适当的出货量,做大也容易做死,很难说的我们明年希望做到两千到两千五百万

问:你原来说过五年做到一个亿是吧?

答:五年一个亿,问题不大你想想OPPO两年前跟酷派现在一样,它两年多就干到一个亿了

问:今年本来的目标好像是两千万?能到吗?

答:今年到不了,一千五我觉得目标不重要,出货量是多少也是不重要,但是我希望我出的每一台货能建立用户的口碑,这是能给我加分的我假如出了一千万,这一千万人都用的我这个好,认可我这个品牌,那我下一款我就会卖到一千二,再下一款卖到一千五如果这一千二都说不好,就流失了,天天流失你看现在市场上品质、质量的排名,基本上跟份额的排名是一样的,有些品牌它现在的份额还挺高,但是它的质量,返修率什么的各种比较客观的指标,它是排在后面的,那未来它还是会往下走的

问:目前酷派比如说一千多万出货量里面,运营商市场占到多少?

答:百分之六七十但今年酷派海外起来很快

问:那明年你觉着这个运营商的比例国内会降到多少?

答:比例我估计还是有个40%、50%运营商是非常重要的市场,其实是可以做的,但关键你不要天天去做二百块、三百块的机器,有两千块、三千块的机器为什么不去做呢做低价机很容易,但你做这个低价的做多了以后你就做不了上面的了

没钱但有新打法:更巧妙地做营销,通过合资借力

问:营销思路上,跟OPPO、vivo、华为会有什么突出的差异吗?

答:任何过度的营销最终都是要还的,营销是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不好的东西你非要做成好的,这东西都走不久

对我们来说,我们产品逐步变好,推出精品以后,我觉得怎么样去让消费者了解、体验,这个是需要说白了要花钱但是我们钱又没有OPPO、华为这么多,但这时候更多的基于现在的线上,社交媒体,还有各种现在年轻人关注的热点事件的营销

问:所以你们不打算在营销上面砸特别多的钱

答:我肯定要有一百个亿我肯定就砸,使劲砸,那我肯定明年冲上前几位了,但我们没钱,明年我们就按业界正常的预算投,一般是3%到5%

问:乐视贾跃亭不就是天天叫板苹果什么的

答:这些不予置评,我们反正还是希望安安静静地把这个产品做好我们不希望天天卖几百块钱的机器跟别人去撕

而且这个行业现在这种状况,其实跟打性价比有关,性价比是没有忠诚度的,我们不会走这条路,我们的价格一定比他们高,但是我们的性能、体验,我也要求比别人更好我们打体验和价格的比,我们追求这个

问:锤子不就自称追求这个?

答:所以它也卖得不错,供不上货而已

问:你觉得它的短板是在它供应链那块

答:对,其实短板都很多,这个东西我跟你讲,摁下葫芦冒起瓢你卖得不好的时候,大家说你营销是短板,卖得好了以后又说你供应链是短板,都卖得好了,你产品是短板,跟不上做为什么苦,大家认为是红海,其实大家没有看到这个产品将来它是人体的一部分,它是人体增强,它对技术、营销、销售,包括产品要求的门槛会越来越高

问:那对于酷派来说,今后要加大在这方面技术上的投入、对外的投入,但现在又没钱,这怎么做?

答:合作,和宝力的合资就是其中之一明年我们会推出来跟别人不一样的产品穿戴,还有一些个人娱乐的,消费电子我们主力是,但是我们会做一些跟周边相关的,比如手表,我们现在手表卖得也很好

问:像你这种合资生态跟小米的生态可能还有些不一样?

答:不一样,我不去做什么吸尘器、电饭煲我还是围绕跟个人消费直接相关的,围绕这个业态的周边来做

问:您把ivvi给出售了,是你8月份一来就有这个思路还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答:是董事会的决定,我们也有这个想法,但是最后什么时候出售,怎么出售,那都要谈的,也看机遇正好有这个机会,有投资方,我们现有的团队也想出去创业,这不正好吗对我们来说也可以更加聚焦

问:那整个酷派集团的,包括资本上,会有些再融资或者说新的资本进入吗?

答:会有,当然会有,我们是上市公司,一定会有这些动作的

问:打算在什么时候呢?

答:我们已经在做了,但有些不能说明年第一季度会有

问:你们跟宝力合资具体的目标?是要出什么样的?

答:明年我们要推个双屏

重整酷派:人才、组织、企业文化,使出洪荒之力

问:酷派现在处在转型期,困难吗?

答:压力都很大,我们每个人到我们整个酷派集团压力都很大,说句老实话,我都很多年都没那么压力山大了

问:比当时做荣耀的时候还困难?因为从零开始吗?

答:在荣耀花一半的精力就行了,现在我都洪荒之力了

问:荣耀为什么只花一半的精力就够,那么容易吗?

答:有钱,有平台你的策略定了,执行很快就落地了,你这边你从策略到执行,到后面的,好多事都要自己干,还要找钱,还要建平台,搭组织、人员,新平台的整合,新产品的研发方向,都是新的你看我们这些产品的设计,到明年,都是完全新的,要深度的参与到里面去当然,慢慢地我也许就会好一些

问:这比你预想的困难要大

答:对,差不多,预想的也差不多,我这个人就喜欢挑战,太简单了没意思,越挫越勇,越战越勇

问:所以在你来酷派后,过去的差不多一百天里,你觉得做的最重点的几件事什么?按重要性来排序你会怎么排?

答:首先是人,团队,组织,团队已经基本上搭建完了,组织也调整到位了,文化也基本上调整完了,整个我们新的企业的文化是什么

然后就是流程制度,从质量流程、研发流程,还有生产,内部的各种整体一句话,以前的很多流程制度是基于不信任去设计的整套公司的架构,我全部把它换成基于信任的一个简单高效的流程、组织,我们有句话叫因为信任所以简单但基于信任不等于不管,因为人性本身还是需要去约束的,从管理上讲,我们整个的设计上基于信任去先跑,我先让你做这个事,比如找你做这个事,我就信任他是能做好的,我们是基于对人的判断,不需要层层去设卡当然了,内部很大的挑战就是新人太多,因为大部分现在都是新人

问:最近三个月新进来多少人

答:主要的管理层大部分都换了总监级以上的一百多人,换了一半多,主要的业务岗位都换了,从研发到市场,到产品线销售,供应链

问:为什么一定要换呢?他们老人完全不行还是?

答:不是,很多其实不错的,也有很多老人在用怎么说呢,我没有时间去试错,我要用比如用那些已经了解的,或者相互之间有默契的,你没有时间去试错了,再磨合,半年过去了

问:所以都把你之前认识那些朋友、旧部什么的挖来了?

答:有一些,也有一些外招招进来的

问:那对他们来说同样也是试错

答:但是他们已经在别的地方有成功的经验,我新的思路,新的想法,需要在大多数情况下大家是认同的,而且有成功经验的,我们迅速的磨合,快嘛

那一些老同志,我们也没有说把他裁掉,我们一个人都没裁到现在,我们都把他安排到其他的岗位里面去,包括我们最近把ivvi卖了以后,有些老同志就过去了,也创业,我们也支持,将来也是兄弟公司,尽量妥善的安排

毕竟酷派是他们做起来的,我觉得我们要承认历史,承认大家的功劳但是确实现在面临着大的转型,包括我们这三个月中间的调整,有些老的员工他可能理解起来觉得有困难

看问题可能你在一个地方看久了以后,比如说我在华为待久了,看乐视这个事情,我肯定也觉得他们很有问题但是我跳出来了,在互联干了一年多以后,我就能理解它这种模式,战略上的方向它还是可以的,只不过战术执行上我觉得出了一些问题,需要调整

每个人,他在认识上不那么到位,执行上肯定就会有偏差,对我来说这就是成本

我们现在就跟创业公司一样,重新去搭班里面也很乱,因为新老交替,新人之间也要磨合,互相掐的也厉害,但是大家都在为一个目标努力因为原来的流程在改,新的流程还没跑顺

问:你能举个例子说,原来的流程是一个什么样的流程

答:不好说以前的了,但是其实传统的一些工业企业它相对来说非常长的流程,环节特别多,审批的人特别多,它就是不信任,不停地加各种环节

问:那团队调整最大的是哪块?比如说是供应链、研发还是营销?

答:销售和营销基本上都是新的团队,大部分,供应链也改组了一半,研发基本上动的不多,但是这次ivvi出售以后,基本上一大半要换

问:你也说过供应链是酷派比较有实力的部分

答:调整了个别主管,但现在供应链主管还是原来供应链的主管,原来老酷派的供应链主管

问:市场销售这块是完全全新的

答:对

问:之前酷派基本上没有这样的一个能力和基因?

答:也不是没有,只是可能跟我的思路不一样,有也有,但是不一样,或者它做的目标各方面不一样

关于乐视:和贾跃亭每天都在沟通,互相打气

问:最近跟贾跃亭一次交流是什么时候?

答:我们经常交流,几乎天天都有,、

问:他比较关心的是什么问题?

答:他那边乐视的一些事情我帮他出出主意,酷派这边他关心地很少,他就说你们这个要坚持,我说你也要坚持,我们互相打气

问:他让你出什么主意?

答:就是如何调整,对他来说,整个乐视也是面临一个比较大的调整,组织、战略上都需要协调

问:乐视那边的调整,你给他有什么建议?

答:你看结果就可以看到

问:之前你对它这种模式你觉得是OK的吗?

答:之前我觉得半懂不懂尽量少说,乐视的事情我确实了解不是太多,但是我觉得它最起码打法跟别人不一样,从结果来看它起的也很快,但确实在有些方面需要调整一些,但大的战略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问:所以当时你8月份来酷派的时候,其实当时你那个模式的想法跟乐视已经不一样了

答:对,我们的做法不一样,不需要一样,因为本身是两个公司,两个品牌,它独立的品牌,完全也是独立运营的而且在市场上,其实也有竞争,因为只要是不同的品牌就有

问:但是,不是所谓的乐视生态吗?

答:乐视生态就是我们和它生态的内容我们会一起共享,但是也互相结算,也没有说免费给你

问:乐视你觉得之前最大的问题是硬件免费这个思路?

答:我觉得就是太激进,就是这一个问题,其实其他没有什么大问题发展确实很好,它定价确实太激进,应该及时收它今年上半年我觉得就应该稍微把价格提高些,做到不亏钱,这样就好一些,就是方向的问题

问:在对商业模式的计算上面,所以你们不是说硬件免费或者低价?

答:没有,我们还是遵循传统消费品的这种逻辑,商业还是要挣钱,而且我们是上市公司,我必须要有利润,这个是对我基本的要求

问:那当时贾跃亭找你的时候,他怎么来跟你说这两个公司他心中的一些不同的定位或者想法

答:是我们一起商量,也没有说都是他说的什么的,就是酷派要做起来,而且我们酷派要从一个纯硬件公司,要转成硬件和软件结合的,跟互联结合的一个公司所以对酷派现在来说,整体上是重组、整顿、提高,还是需要半年时间,业务其实已经亏了两年了,我们有望在半年左右就开始盈利

问:从现在开始算半年

答:对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特别提醒:本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及连带如若本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孩子消化不良的表现
郑州治疗癫痫病费用
益母颗粒适合什么人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