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郭元鹏女婿获奖喝醉的不是丈人是面子

2019-11-09 19:24: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郭元鹏:“女婿获奖”喝醉的不是“丈人”是面子

最近几天,诺贝尔奖各个奖项揭晓,很多人在讨论,诺贝尔奖和咱们有多遥远。有人说,今年诺贝尔奖离我们很近,因为诺贝尔奖化学奖的得主埃里克·白兹格,是蚌埠的女婿。他的夫人吉娜,就是蚌埠人,毕业于蚌埠市第一中学。为此蚌埠市第一中学打出电子标语:热烈祝贺我校女婿埃里克·白兹格获得2014诺贝尔化学奖。(10月15日人民) 埃里克·白兹格获得的奖项,的确让人羡慕,也值得每一个人骄傲。因为他的这项化学诺贝尔奖,造福的不是他自己,也不是美国人,而是全世界的人们。从这一点来看,谁都有权力去“热烈祝贺”一番,但是这种祝贺仅仅应该是从大公无私的角度。 而蚌埠的这所学校,其出发点却不是大公无私,他们的出发点被赋予了“我”的含义。这是“我”的荣誉,这是“我”的光彩,这是“我”的成绩。这种“热烈庆祝我校女婿”的做法是让人难以接受的。姑爷获奖,当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喝醉的却不是“老丈人”,而是我们孕育了几千年的假面子。 首先,“女婿”学识和“丈人”一点关系没有。埃里克·白兹格1960年出生于美国安娜堡,毕业于康奈尔大学。他既没有在蚌埠第一中学上过学,也没有在中国学过习,他所有知识的积累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人家的知识达到的高度,和蚌埠的学校有何渊源? 其次,“女婿”的学识和“女儿”也没有关系。假如说,其这项研究的思路来源于蚌埠第一中学“女儿”、他的妻子吉娜,或者说来源于妻子在中国学习到的知识启发,也还勉强可以“祝贺”一下,但是也不值得“热烈祝贺”。而实际上他的成就和蚌埠的这所小学校丝毫没有关系,这能扯到一起吗? 三是,即使退一万步来说,那怕蚌埠第一中学,曾经见到过这位伟大的科学家,这位科学家曾经到蚌埠第一中学访问过,那怕是仅仅上过一次厕所,拉过大便,解过小便,也能成为一牵强的理由。问题是人家压根就没有到过这个地方,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个学校,他获奖了你高兴个啥劲? 吉娜和埃里克·白兹格的爱情不是发生在中国,他的爱情和中国无关,他的荣誉自然也和我们无关。这就是我们的面子心里造成的,这种面子心里害苦了我们,我们一直抱着四大发明在沉睡,而人家早就用我们的四大发明作为基础,发明了更多的东西。现实生活中,如果有人获奖了,获得荣誉了,当了市长了,当个富豪了,我们很多地方都会是很骄傲的,就连早就离开体制的李娜代表俱乐部获奖了,官员都要抱着钞票去祝贺。一人获奖,村里说这是“我”的,镇里说这是“我”的,县里、市里、省里都说是“我”的,而凡是名人走过的地方,他们都会站出来骄傲的说这是“我”的。试问,那些犯了罪的人咋就没人高呼这是“我”的?贪官一落马,连个题字都要用铲子铲掉。抢功是为了面子,更是为了虚假的政绩。 埃里克·白兹格获奖可喜可贺,但是这是全人类的幸福,而不是一个小学校的面子。“女婿获奖”喝醉的不是“丈人”而是我们千年陋习演绎的面子。 郭元鹏

:杨虹磊)

建材选购
中医中药网
人生哲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