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老家我在梦里常想你

2020-01-22 13:19: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老家,我在梦里常想你

文字整理:长安人

2019.4.5补充完稿

2009年第一次得知我村要拆迁后,十年间,我便不断了解村的历史沿革,并借机不断搜集相关资料,2018年拆迁工作正式展开,我专程赶回了老家,目睹着2000多年的一个村庄很快就要消失,促成我写出对家乡的眷恋之情。

题记

村南之景 拍摄于2004年

陕西关中道少陵塬上有一个村子,北临西安曲江南湖,东临白鹿塬畔,南与神禾塬与樊川地带交界,西与韦曲县城繁华地段相连。

村子共有10个村民小组,1430余户人家,分薛、赵、左、魏四大性氏。它就是我的老家—东兆余村。

少陵原是唐人之称。汉代人呼这里为鸿固原,汉宣帝登基在此造墓为杜陵,许皇后陵小于杜陵,遂有少陵原之名,并自唐流行起来。

少陵原仰天佛云,俯川呼峦,居之占尽。汉丞相朱博故里便在这里,唐杜牧在此起别业,以登皋舒啸,临下吟诗。杜甫自谓杜陵布衣,少陵野老。李白在长安时,曾站在少陵塬畔,即兴赋诗。

隋末唐初,少陵原畔便有了东兆余村庄,肥沃土地养育着子孙后代,几千年繁衍至今。 夏收小麦,秋获谷子和玉米,虽不富裕,然而足以赖之生存。树动为画,风响为乐,大享清冽和宁静。

“杜陵”作为地名,沿用了两千多年。这也为村子增添了浓重的历史气息。

你在韦曲坐车,说去“杜陵”就直接拉到东兆余村了。因为这里曾经是杜陵乡所在地,周围乡镇的人都知道“杜陵”就是东兆余村,东兆余村就是“杜陵”

村东南有一段绵延一公里的“堰岭”夯筑坚实,气势宏伟。

民间俗称“秦始皇北修长城,南修五岭,这是秦代修的。”后经查证,此说没有任何依据。

秦代的“五岭”指南方的越城岭、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大庾岭五座山,和这个“堰岭”根本不是一回事。

不过这“堰岭”也大有来头。

唐代修曲江池,从南山引水,修黄渠走少陵原上,先把水蓄到西北村东。西北村东就成了大湖。

于是,在我村东南修了拦水的“堰岭”这是唐代皇家的国家重点工程。可惜“堰岭”在修路的时候遭到。

2012年,村北挖出了好几个唐墓,最著名的是唐代大将郭子仪的孙子和重孙子的墓。

墓肯定早都被盗了,但发现了墓志,还发现了精美的壁画。

宋代,村中主要从事养花。那时候的村里村外,一片繁花似锦,四处洋溢着花朵的芬芳,蜜蜂、蝴蝶忙碌的在花丛中飞舞。

后因塑料制品出现与保护山林断了竹源,使得这项传授多年的手工业几近绝迹。

据历史文献记载,五代时,后周有一位历史学者,名叫皇甫玄,在当时极有影响,被封为太子太师,他的家就在赵村,也就是我的老家的东兆余村。

近代后,也有不少能者贤才涌现,出了一位鼎鼎大名的忠义人物。他就是杜陵乡人尊称的“左军长”

左军长就是左协中,字世允。1899出生在东兆余村,少年时在银匠炉学艺谋生,后来进入西安陆军小学,陆军中学,保定军官学校求学,他是中国最早的正规军校—保定陆军军校的毕业生。抗日战争期间,帅兵在榆林前线奋勇杀敌,战功显赫,后起义投诚我军。

1949年8月, 他作为第一野战军代表,赴北平参加中国人民第一届全体会议,受到、朱德、等领导人的接见。会后出席了开国大典。

左协中军长与主席陕北合影

难能可贵的是,左军长为人谦和,爱护乡里,从来没忘记自己是从东兆余村走出来的。在村民中,流传着左军长每次回村,都会远远的下马或下车,步行进村的故事。

他捐资助学,建了杜陵乡第一个小学,这个小学就是杜陵乡中心小学。都多少年了,他的福泽依然让家乡人民受惠。

薛、左、赵、魏、解,是村里的五大姓。一二三四队都姓左,人最多,五六七队姓赵,八队姓解,九队姓薛,十队姓魏,有薛坊、左坊等称呼。

每年过年,社火搞起来,别的村都是一村一个锣鼓队,东兆余每个坊一个,人山人海,很是热闹。

那年月,社火芯子全靠人抬,左坊社火从四队老槐树下出发,绕着村子一圈转下来,憨厚的父辈们身穿的大棉袄全湿透了,但他们心里乐呵,图个痛快!

农历六月十三,村上过古会 ,头一天卖菜的,卖日用品与压面机便来到了村上,摊子摆满了大街小巷。

这时,每个生产队都会杀猪分给社员。按照村里风俗习惯,早上招待客人通常是肉哨子面,一壶热酒,四个凉菜,再吃面;下午入正席,一般要丰盛一些。坐完席,主家要给回礼,亲戚们会欣然接受。

到了过古会这一天,村里搭台唱大戏,亲戚你来我往也显热闹。晚上放,老人们拿着凳子早早等候在台下,主人常会留下亲戚一同看。

村里谁家盖房,在上梁当天要大办上梁酒宴,“梁酒”谐音“梁久”或“良久”建房主人期盼辛辛苦苦盖好的房子,能为家庭长久的服务下去。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同村相好、乡里乡亲都来祝贺,烟酒鞭炮、礼金红绸被面···庆祝房子落成。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

"三 夏大忙.新媳妇下场三秋不如一麦忙杏儿黄.整麦场麦忙到了,必须全员出动龙口夺食。那年代,全力以赴保三.夏学校放假、单位支援三.夏队上男劳力安排割麦,女劳力在场里干活 ,一部分强壮劳力搞拉运,老年人地里看麦,小学生拾麦。

晚上睡在大场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再唠起麦忙那事。小伙子们兴致来了会撒撒欢,掀起那几百斤重的碌碡直翻滚。

沐浴着改革开放春风,东兆余村车水马龙,临街一个个商铺门庭若市,生意兴隆,想租一间门面房很难。

河南人卖水煎包的,兴平人卖肉的,潼关小伙卖潼关肉夹馍的,汉中人卖包子的,商洛人卖土豆的,大兆、炮里人卖菜的,东兆余村已经是一派都市样子。

可就在这时候,2009年8月,村子突然张贴出了航天管委会拆迁公告,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下在村子里掀起了轩然,他们将要失去土地,加层盖房等待拆迁补偿。

悠悠天宇,切切思情。家园,让人故土难舍难离;故乡,将在拆迁后,一切都成了过去。这块胜迹累累的地方将少了村庄,.少了乡野。

不少有识之士呼吁:“不,不能让“杜陵”成为历史,要争取让区管委会把“杜陵”留下来!留下千百年来中国文化的根,留下祖先和我们的牵挂。”

东兆余村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一方故土情深似海,那里有着有恩于我的众乡亲,有着我儿时玩耍的小伙伴,忘不了七七年老家盖房,乡亲们鼎力相助;忘不了九二、九四年父母去逝,乡亲们为其抬灵送葬…。听说回迁安置房就建在村北,我想那时还叫东兆余村!

注:图片资料借用络,感谢作者!

诸暨市人民医院
郧西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贵州儿童癫痫医院
河南那家医院治牛皮藓效果好
盐城治白癜风效果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