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鬼与蜮第32章金平分会

2020-01-22 21:34: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与蜮 第32章 金平分会

正睡着,恍惚间一阵水声传入了我的耳际,我睁开了眼,浴室里有人在洗澡!

我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闭上眼睛装睡,兴妙不是睡着了吗,怎么在洗澡?!

兴妙好像也看见我刚才睁开眼睛了,洗头的动作却没停。

我看到她的脸很红,我趁她转身洗头的时候快速走出浴缸,拿起挂在旁边的浴巾便跑出了洗手间。

我站在床边擦干身体时才意识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的衣裤都在洗手间,我是裸着跑出来的。

想到此处,我便跳上床钻进了被窝,我以为高枕无忧的时候,才发现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我下午分明和六哥说过想要个两张床的房间,这混蛋怕是忘了。

唉,怎么办,我刚要裹着浴巾走下床时,洗手间的门响了一下,我吓得赶紧躲进了被窝装睡,没想到刚一闭眼睛就真的睡着了。

我醒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人,想都不用想,正是兴妙。

我没敢往被窝里看,因为刚才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后背,她好像也没穿。

我轻手轻脚的走下了床,来到浴室穿上了衣裤,简单洗漱后就离开了卧室。

客厅的沙发很软也很宽敞,两个人睡在上面都有富余,我打算今晚就睡沙发,免的再生尴尬。

肚子有点饿,我穿好鞋子走了出去,却见门口有四个穿着黑色衬衫的人在守着,我一出去他们就鞠躬行礼,齐声喊着:“七哥好!”

我摆了摆手,不好意思地说:“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我走一步他们跟一步,我说你们就好好守着这里,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他们几个只好止步。

我走到一楼前台的时候,女服务员正在照镜子,不咸不淡的问我有什么需要,我说有没有早餐,她说没有。

我走出宾馆,走到附近的早餐店买了一些豆浆油条,想到守在门口的几个人应该也还没吃早点,就又多买了一些。

当我把豆浆油条拿给四个人的时候,他们显得受宠若惊,我打开门说:“进来吃吧,快点吃完再出去守着。”他们连说了几句不用,我笑了笑,关上了门。

此时兴妙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客厅了,见我进去,眼神闪躲了一下,我拎着早餐放在她面前,她安静的吃着,我也不敢说话,气氛很压抑。

“小姨,咱们啥时候回龙庙村?”我问了一句,兴妙摇了摇头没回答。

六哥来了,问我带没带户口簿或介绍信,我说带了,他说把户口簿拿给他使使,其余什么也没说就走了,下午他再来的时候,手上多了几个文件袋。

我打开一看,是几张工商执照,法人赫然写是我的名字。

我问六哥:“咋回事,我是不是现在也成了财主了?”

六哥说,金平县城的几家宾馆和餐厅现在就属于你了,现在你住的这家宾馆也是你的了。我一惊,有些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馈赠。

六哥笑了笑,附在我耳边悄声的说:“咱先发几个月财再捣毁这个组织吧,一旦咱们哥俩战死了,也好给家里留点渡河钱。老七你放心,给你的这些产业都是干净的,你只管去做就行。”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这他妈算上了贼船了。

六哥走后,大混子来了,一进门就给我跪下了,我以为他又有什么麻烦了,赶忙让他起来。

他说省总会的头头下了命令,取消大连市级分会,保留金州区分会,还准备成立一个金平分会,以后两个分会直接听令于省级分会。

六哥把金州分会的一部分人马拨给了我,让我去金平县当会长,大混子也被划给我管理,所以他来向我表忠心:以后我们跟着七哥出生入死,以后对七哥的决策马首是瞻。

我问他一部分人马是多少,他说准确数字不知道,但是不算小护法之类的高级马仔,应该是三百多。

我被震撼的脑仁疼,三百多人是什么概念,天呐,不敢想,我从今天起也是有产业有势力的人了。

我真想弄一套霸气十足的衣服穿穿,以后咱也是金平县响当当的风云人物了!

兴妙见我有些得意,一声不响的回了卧室。

我太高兴了,竟然倏忽之间我就什么都有了,我打给前台让送餐上来,我要和兴妙好好喝几杯,今天真高兴!

服务员又给我摆了一桌酒菜,我拿起红酒给兴妙和自己的杯子都倒满了,我浅酌了一口,满眼笑意的让兴妙吃菜,她没吃,却大口大口的喝起酒来,我让她少喝点她不听,还冷冷的对我说:“七师叔,你是不是忘了咱们是来干什么了?咱们是来铲除邪教的,怎么你和六师叔都加入邪教了?”

我傻笑着给她打了个比方:“孙悟空师徒被阻火焰山的时候,猴子搬来的救兵都没用,最后他是用什么方法让铁扇公主乖乖交出芭蕉扇的呢?”兴妙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小姨,我不知道自己选的这条路对不对,反正现在我紧要目的就是敛财,挣够家人够花的钱,我就放开手去拼了,学孙猴子深入对方的肚子里瞎搅合,哈哈,小姨,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死了,你可得帮我多陪陪我家人。”我笑着说,其实心里挺苦的,我很清楚,就我和六哥这两块料拿什么和庞大的四方教去斗?

上了这条船,就下不去了,除非赢,不然结果只有死,我不想死,真的,但我更没把握会赢。

“好。”

兴妙猛喝了一口酒,我也一饮而尽,放下酒杯,我突然哈哈大笑,兴妙也笑了,我笑着笑着就哭了,兴妙眼里泛着泪花过来抱住了我,我嚎啕大哭,边哭边说:“这酒真他妈辣。”

兴妙把我抱得很紧,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了,抬起了头,正看到她含泪的眼,我忍不住把她用力拥在了怀里,很久。

醒来的时候头好痛,我觉得有点落枕,看来沙发睡起来真没床舒服。

我走进洗手间洗了个澡,见兴妙还没醒,便走出了房间。

果然,昨天守在门口的四个人还在,只是每个人都好像很困倦,我问他们是不是昨天到今天都没睡觉,他们说换班睡过,我说把大混子叫来,然后你们几个吃点东西去睡觉。

今天买的是小笼包,特意给兴妙买了几个素馅的,还没走进宾馆大楼的时候就看见大混子在和服务员聊天,看到我走近,忙不迭的跑过来向我下跪,我说不用这样,以后也别下跪了,大混子点头称是。

进了楼梯,我和大混子长话短说:“你下午把咱们的人都叫到这儿来,就是我哥拨给我的那些人,全叫来,我有事要说,把二混子和你大姨也叫来。”大混子刚要去办,我回头又说了一句:“告诉前台,现在开始不准再收客人入住,门口挂个牌子,就说停业整顿,让所有服务员上午十点在大厅等我。”大混子应了一声赶忙去办了。

我走进房间的时候兴妙还是没有起来,我有点担心,便走进卧室看了看,她好像很冷,整个人都缩在了被子里,我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一摸,也不热也不凉,我正在琢磨是怎么回事呢,她就睁开了眼睛,我连忙缩回了手,对她说:“小姨,起来吃早餐。”

上午十点,我下到一楼,宾馆所有的员工都到齐了,连扫地的阿姨都来了,差不多二十人。我快步走到人群面前,所有人都没说话也没有表示,偌大的厅子安静的可怕。

“各位员工,你们好,我是凯韵宾馆现在的法人,大家别担心,就算换了老板这里也不会辞退你们,你们安心上班,我现在召集大家,就是想和大家说一下涨工资的事。”见我说到他们最关心的话题,他们都变得很兴奋,脸上都露出了掩不住的笑意。

“我相信以前刘凯做主的时候,对你们都很苛刻,我叶福禄不是小气的人,只要认真给我干活的,我绝不亏待,我决定给你们每个人的工资都翻一番,怎么样?”

终于达到了自己预期的效果,看着欢欣雀跃的员工,我咳嗽了一声,大家都止住了兴奋的动作,安静的听我继续说:“咱们宾馆从来没有过刘凯,更从来没有过什么黑社会,咱们宾馆的主人叫叶福禄,是个普通的生意人,大家明白吗?”大家齐声喊着明白,我点了点头,走进了前台。

我打开了收银台的抽屉,里面全是钱,好几扎百元大钞,剩下的散钱差不多也有好几万,我把扎好的百元钞收了起来,然后把前台的几个服务员叫了过来,让她们把钱分给所有员工,大家彻底沸腾了,但是没有一个人靠近收银台,都排起队来准备拿钱。

我很欣慰,对大家说:“我给大家放三天假,从今天开始,大家拿了钱就下班,什么都不用收拾,厨子留下。”

大家争先恐后的喊着“谢谢叶老板”,我听得心里美滋滋的,叶老板总比叶福禄好听。

我目送着他们离开后,来到几个厨子的面前:“这几天要麻烦各位了,但是我不会亏待你们,三天的工钱,一天顶一个月够不够?”厨子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也许是怕我反悔,忙说:“够了,够了,老板对我们工人真好。”

我嘱咐早已等候在旁边的大混子安排几个人在大厅休息,客人全部退房以后就不再接收客人,有人进来就说停业。

我拿着几捆钱回到了房间,兴妙吃过早餐在打坐,她闭着眼睛问我事情办得怎么样,我说还行,她问我下一步准备怎么办,我说把人心拢住,把队伍拉起来。

她问我拉队伍干什么,我说有个自己的基础才能站稳脚跟,站稳脚跟才能让自己壮大,自己壮大了,对手在我眼里就不会是那么大了。

我把钱放进了她的背包里,她说哪来的这么多钱,我说应该是这几天的营业额,你帮我收着吧,去买几套好看的衣服,再把头发烫烫染染,天这么热,就一套衣服连个换洗的都没有可不行。

她问我:“这些钱都是让我拿去买衣服的吗?”

我说:“你想的美!”

下午,大混子二混子把我毕恭毕敬的从房间迎到了一楼,我刚到楼下差点吓一跳,三百多小喽啰挤满了整个一楼大厅。

我的心颤抖了,好似做梦一样,这些人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手下了吗?我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在人群前面来回踱步,观望着这只属于我的人马。

但是我却看到几个不太和谐的人,只见这几人衣着打扮和众喽啰都不一样,他们身着紫色道袍,眉心处点了一个红点儿,眯着眼睛在看着我,眼神里有打量也有蔑视。

我猜,他们就是所谓的小护法吧,我没在意他们的眼神,清了清嗓子,对众人说:“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四方教金平分会的人了,我叶福禄做人不差事儿,干的好,我不含糊,给房给钱给女人,但是谁如果胆敢伤害本会利益,我决不轻饶!”我说完环顾了一下众人,大家都默不作声,只有几个小护法悄悄发声:“哼,决不轻饶是个什么概念,就凭这毛孩子?哈哈哈哈哈!”,声音不大,却让大家都听的清楚。

我暂时不想发作,只好低姿态的对小护法们轻声道:“几位前辈是否对叶某有何不满之处?”

“不敢,四哥请我们几个方外之人来保护小会长,哪敢有不满?”话说的不多,却是赤裸裸的挑衅。

什么叫“小会长”?我哪里小了?

我笑着对他们几个说:“原来是我哥让你们来保护我的呀?那你们走吧,我不用人保护,不过你们非要留在这也行,我不差你们那几口饭。”我的话似乎激怒了他们几个,但是也许他们是想把穷谱摆到最后,其中一个看起来浑身冒邪气儿的紫衣道人大声的说:“既然四哥让我们来保护会长,我们就应对四哥有个交代,会长说不用我们几个保护,想必你也和四哥一样身怀绝技,听四哥说你比他厉害,道爷我倒是想领教一下。”

我心里虚得很,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因为我没和人斗过法,一旦栽了,那以后在这些人面前就没什么震慑力了。

就在此时,一个女人穿过人群人群走到了我身边,我差点没认出来是兴妙,金色的卷发,红色的嘴唇,白色的裙子,这打扮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众喽啰也看的眼睛发直,她伏在我耳边悄声说:“不用斗法,让他们几个老邪教看看你的神光。”说话的时候她的嘴唇好像触碰到了我的脖子,我浑身顿时一阵酥麻,唉,看来我还真是太年轻太嫩,一点定力都没有。

兴妙站在我的身边,手好像搭上了我的胳膊,我看了看几个紫衣道人,厉声的说:“大胆小辈,你可知我是谁!打开你们的天眼好好看看,居然敢在本尊面前自称道爷!”

紫衣道人不敢怠慢,带领几个小护法开了眼睛,也许是我有些生气,所以今天身体的金光更加强烈。

只见几个小护法快步走到我面前,跪下求饶:“不知会长有上古大仙护体,晚辈今日无礼,还请会长宽恕,以后我们几个一定团结教众,为会长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我轻轻推开兴妙的手,来到他们几个面前,亲手把他们扶了起来,平静的说:“今天这事儿不完全怪你们,别人谁不认为我完全是靠我哥的关系才混到这位置的呢?事儿过去就不要再提了,以后叶某还要仰仗各位护法替我管理教众,只要咱们上下一心,何愁不能让世人醒觉呢?”几个道人对我的话好像很受用,特别是最后那句。

我让大混子宣布一下我上午拟定的方案,他好像有点为难,支支吾吾的说他不认识太多字,

二混子说:“七哥,我来读。”说着从大混子手里接过了单子,摇头晃脑的读了起来。

我站在兴妙身边,看似无意的牵起了她的手,明显感觉到她颤抖了一下。

“四方教金平分会今日起成立,叶福禄任会长,主管分会342人,五位小护法统领127名教众驻扎金州,暂时留在金州分会刘四友手下听命,一应开销均可从宾馆支出,二混子带领十人组建宾馆保安队,任保安队长。其余人等现在开始放假十天,十天后前往金平县丽都酒店集结,另行安排。”

二混子读完了,大家的表情都不一样,特别是几位小护法,脸上明显有些不悦,我对他们说:“不带你们去金平县自有我的安排,你们先在我哥身边待一段时间,该吃吃该喝喝,潜心修炼几个月,到时候我自然会有大事交给你们去办。”听我这样说,他们脸色才稍稍缓和一点。

最兴奋的是二混子,他没想到我会让他当官儿,兴奋的他一个劲儿在我身边晃悠,一会儿夸我人中龙凤,一会儿说我义薄云天,我心里美的鼻子冒泡,笑骂了一句:“滚开,看见你就不烦别人!”

我让他母亲以后就住在宾馆里监督他,省的他又犯多嘴多舌的毛病。

大混子带着三十多人留了下来,他说要给我看大门。我没拦着,嘱咐了厨房的人这几天要保证供应所有人每餐四菜一汤,酒水管够。

我牵着兴妙的手回了房间,一直没放开,她也没撒手。

还没等我们进门六哥就来了,他看了看兴妙,又看了看我俩牵着的手,瞪大了眼睛说:“这是兴妙?”

我点了点头,六哥冲我坏笑了一下,挑了挑眉,没说话,我却懂了,这个臭流氓!

六哥对我说:“老七,我今天去金平县替你办事了。”

我问他替我办啥事儿了,他说金平县城的几处产业有几个是以前刘凯的人,怕我去接收产业的时候有麻烦,所以他就去帮我解决了。

他说他手上已经不干净了,十几条人命,今生是洗不干净了,只要死后别被挠脚心就行,他说他最怕别人挠他脚心,那感觉还不如死了。

我和六哥说话的时候,兴妙一直在凝视着我,我有点怕,怕自己害了她,我是个凡夫俗子,面对日渐情深的她怎么会不动心?但是我不敢,因为忘不了当年师父对我说的:“命孤就是没人愿意理你,谁沾了你的边儿谁就倒霉,克父母,克姐妹,后果不死也是折寿。”

我怕,真的怕,我害怕失去所以不敢拥有。

修水县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国仁医院哈岩
NK免疫细胞能治疗胃癌吗
肇庆男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