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渤海湾捕捞海域岂能占海为王

2019-08-14 18:20: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秋去冬来,鱼欢虾美蟹肥,正是下海捕捞的季节,但美丽的渤海湾部分渔港码头岸边,却停满了大小渔船。这些渔船没有出海捕鱼捞虾,而是长年在岸边停泊“休假”。

在鱼虾正旺的季节,数艘手续齐全的捕捞渔船在渤海湾作业中相继被撞,几十名渔民死里逃生。谁撞的他们?为什么要撞?2011年底,本刊记者实地调查后发现,该地方有多艘捕捞渔船曾遭到 海霸 的驱赶、撞击,一些渔民被收取捕捞海域 地界费 。

千余渔船停产 休渔

秋去冬来,鱼欢虾美蟹肥,正是下海捕捞的季节,但美丽的渤海湾部分渔港码头岸边,却停满了大小渔船。这些渔船没有出海捕鱼捞虾,而是长年在岸边停泊 休假 。因为闲置,一些铁制渔船已开始生锈,而一些木制渔船则逐渐腐朽。

唐山市丰南区地处渤海之滨,临海的黑沿子和涧河渔港码头均属该区黑沿子镇。这里两个码头所在的村庄,都是靠捕捞为生的渔村。记者两次走访渤海湾沿海村落,分别深入唐山市、秦皇岛市以及天津等地,调查捕捞渔船出海受阻的情况。其中,位于唐山辖区内的黑沿子码头和涧河码头渔民遭遇的困扰最为严重。

走近涧河码头,但见一公里长的海岸边停满了大小不等的渔船,停泊着的一些渔船油漆脱落、锈迹斑斑。当地渔民粗略统计,这里停泊了数百艘捕捞渔船。记者在码头看到,除少量的捕捞渔船刚刚出海归岸,其余的大部分渔船没有任何出海痕迹。

记者的到访,使几十名渔民围拢上来,纷纷哭诉他们的遭遇。渔民吴某反映,自从2008年之后,涧河村的数百艘渔船均未正常出海。村民说,近两年来,渔民出海后会遭到驱赶,有时还遭到殴打。驱赶的人自称已占据下网的海域 地界 ,对一些 不听话 的渔船进行撞击。

距离黑沿子镇政府一墙之隔的黑沿子码头,曾是一片繁荣的景象。目前,这里同样停泊了大量的渔船。渔民告诉记者,自从渔船无法出海捕捞后,繁华的码头如今就是这样冷清。

自从下网的 地界 被占领后,渔民都不敢再出海撒网了。 黑沿子西村渔民陈某一声长叹。很多渔民与陈某一样气愤又无奈。一名渔民自嘲道: 渔民不下海捕鱼,都快成游民了。

为了解渔船不能正常出海捕捞的原因以及当地渔船数量等情况,记者来到丰南区黑沿子镇政府。几经周折,记者终于见到了该镇分管渔业生产的副镇长高某,但高表示,需经镇党委宣传委员允许才可接受记者采访,随即便离去。而该镇党委宣传委员郑某却称,采访必须经区委宣传部门同意。

然而,当记者找到丰南区委宣传部,并与黑沿子镇有关人员联系后,宣传部某科室负责人表示,将有关情况整理后答复记者,但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任何答复。

近年来,因为渔民在海中没有可下网的海域 地界 ,导致捕捞渔船长年闲置。因为不能正常出海捕捞,很多渔民无奈之下选择外出打工。据渔民反映,早先就有很多渔民联名向当地有关部门反映这一情况,但没有任何结果。

渔船接连被撞

为了养家糊口,渔民才出海捕捞。但在出海下网的过程中,很多渔民遭到 海霸 的驱赶,船主郭某就遭遇了这惊险一幕。

2011年9月28日上午,郭某带领两艘船号为冀昌渔6220和冀昌渔5111的渔船,驶入唐山市海域(东经118度00分、北纬 8度50分00秒)范围。下午4时许,这两艘渔船在海上查看水中鱼虾等水产数量。这时,从西边突然开过来三条船只,快速向他们驶来。这三条船冒着黑烟、开足了马力,郭某觉得情况有异,立即命令自己的两艘渔船先行躲避。当开出去约六海里时,前方又出现了两艘船,分别向郭某他们的船快速驶来。郭某命令船只继续行驶,前方两船开始拦截郭某的渔船。接着,随后赶来的两艘船只撞击了郭某的渔船。

来者不善的铁船连续向郭某的渔船撞击了两次,另一艘木船也紧随着撞向郭某的渔船。见此情况,郭某率领渔船再次快速逃离。

郭某的两艘渔船加大马力,半个小时后终于摆脱了追赶的船只。但是,被撞击后的渔船已严重漏水。当时情况十分危急,郭某令船员快速排水,就近向天津方向驶去。

郭某他们算是幸运的,中途巧遇一艘渔船,在对方的帮助下脱离了险境,可谓死里逃生。脱险后,郭某向天津海警报案。

他们狠心地撞我的渔船,从力度和方式来看,明显是致命的撞击。 回忆当时的情形,郭某至今心有余悸。

事后,郭某委托秦皇岛渔业船舶检验局对渔船进行鉴定。鉴定显示,全船部分紧固螺栓松动,外板、甲板等多处开裂,其中渔舱处外板、舱壁板和升高甲板处外板开裂严重。另外,柴油机和高压喷灌泵等全部报废。后经修理,渔船才得以恢复,而修理费高达8 500多元。

在天津海域停泊期间,郭某发现此处水产丰盛,便邀请唐山丰南老家的渔民来此捕捞,很快,家乡的21艘渔船纷纷赶到。郭某向记者介绍,包括自己的另外两艘渔船,所有船只都具有相关部门颁发的渔业捕捞许可资格,可以在渤海区域范围捕捞鱼虾等水产品。

2011年10月2日至12日,郭某一行渔船在天津(东经117度5 分00秒到118度10分00秒、北纬 8度45分00秒到 8度 7分00秒)海域范围内,投下 6000具皮皮虾渔网等网具。正当这些渔民处于收获的兴奋中,渔船却再次遭到撞击。

10月17日上午9时许,郭某等渔民的渔船在海中停驶时,迎面突然驶来四五艘船只,准备在郭某等渔民下网的海域撒网。

郭某在渔船上用对讲机的公用频道向对方喊话: 自己手续齐全,并早已在此下网。

随后,对方一艘船只直接冲来,撞击郭某旁边的捕捞辅助船。见此情景,郭某立即向天津海警报案求救。

在报案的过程中,我多次向对方哀求不要撞船,人命关天啊!但对方并没有住手。 当郭某准备甩船躲避时,对方的另一艘铁船猛烈地撞击其所在渔船的尾部。接着,又一艘铁船和木船连续撞击郭某渔船的右旋上方和左前方。

郭某说,他们摆脱对方撞击后,快速地就近驶向天津东沽港。

事有凑巧。郭某第一次遭遇渔船被撞过程,恰巧被海上一艘陌生渔船的渔民用DV拍摄下来。此后,郭某自备了一部DV机。郭某向记者播放了两次撞船现场视频时介绍说: 这些船只肯定是蓄意撞击,两次发起攻击的船只中出现了相同的船只。

天津公安边防总队海警支队侦查队所出具的 接受案件回执单 显示,报案人郭某所在的渔船,在海域进行捕捞作业时被铁壳船撞坏,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立案侦查。但据郭某说,时过数月,至今没有结果。

撒网需交 地界费

与郭某有着同样遭遇的渔民并不鲜见。黑沿子码头和涧河码头的多艘渔船也曾多次遭到撞击。无奈之下,数十艘渔船纷纷向一些自称占据海域的 海霸 交纳 地界费 。捕捞作业 到期 后,未交钱的渔船再次遭到殴打、撞船,甚至还被 罚款 。

2010年初春,皮皮虾进入了盛产期,黑沿子镇涧河一村的渔民董某,和另外几名渔民驾驶六艘渔船,驶向附近(东经118度06分、北纬 8度50分)的海域,开始投放皮皮虾网具。

一天下午,董某在海上驻船停留,突然一艘木船驶到董某的渔船旁。 对方木船夹板舱里出来五个人,迅速用绳子绑住了我的渔船。 董某向记者回忆说,当时就像遇到了海盗,于是他立即向海警部门报警求助。但随后对方的船上又跳过来四个手持镐把的男子,其中两人将董某拖到对方的船上,另外两人驾驶董某的渔船,一直开到了唐山市滦南县海域的咀东港。董某告诉记者,这个情节就像电影里遭黑社会绑架一样。

渔船靠岸后,一个绰号叫 奔子 的男子将董某带到了滦南县船检站。在一间办公室里,有十几名自称是渔船船长的人,声称董某损坏了他们一万多条渔网。后来,天津海警人员赶到后,董某才得以离开,但渔船却被扣在了滦南县咀东港。

一个多月后,董某通过当地村干部和派出所所长等人,与扣押渔船方协调,终于将渔船开回。但是,皮皮虾捕捞旺期已过。

对方说损失一万多条渔网是不可能的,因为对方当时就根本未出海下网,完全是讹诈。 董某这样对记者说。

吴某是黑沿子镇涧河二村渔船队长,这个船队共有三十艘渔船,为防止船只遇险,便于相互照应,每次出海捕捞都结伴而行。

2011年9月28日下午,吴某等人的渔船驶离码头一个小时后,到达了涧河口(东经118度04分 00秒,北纬 9度05分)海域。当时,吴某的渔船在海面上驻船停留为其他渔民看护渔网。

突然,从正西方向冲来一条铁船挡在吴某渔船前面。吴某回忆,接着从他的船后又驶来一艘 大鼻子 (木制大船),猛烈地撞击自己渔船的尾部。撞击完毕,两艘船快速逃离。因为船尾被撞碎,吴某将渔船靠近了天津塘沽北塘岸边,并向天津海警报案。目前,此案仍然没有调查处理结果。

吴某告诉记者,据他掌握的情况,这两艘船中的铁船为滦南县咀东港杨某所属,而木船则为绰号为 奔子 的人所有。

吴某还向记者反映,早在2007年之前,渔民出海后屡屡与杨某等人船只发生冲突。后来,渔民联名向当地有关部门反映,但问题并未得到解决。

在无法出海下网捕捞的情况下,这些渔民通过关系找到咀东港杨某等人协商。最终约定,每艘渔船向杨某交纳五千元的费用,船只捕捞范围为东西0.5海里、南北 海里。

其实,这些捕捞海区本属丰南区海域(118度00分00秒到118度08分00秒)。 吴某告诉记者, 2007年开春,三十艘渔船的渔民向杨某交纳了十五万元的 地界费 。

2008年之后,未交 地界费 的渔船上的渔民又在海上遭到殴打,个别渔船因 私自 出海作业还被 罚款 。多名渔民给记者的联名反映材料证实,在遭到强行驱赶的过程中,多名船长分别遭到殴打致伤。

谁在称霸海域?

渤海湾位于渤海西部,与冀、津、鲁三省市的陆岸相邻,这里水质肥沃,鱼虾蟹等渔业资源丰富,因此,近年来从事捕捞业的渔民和渔船逐渐增加。在利益驱使下,渔船作业的纠纷和摩擦也逐年增多。那么,海上捕捞作业的区域是怎样划分的呢?

唐山市渔政检查大队张春生队长回答说,海域属于国家公有资源,个人不能圈占。

唐山市海域面积三千五百多平方公里,其中乐亭县、丰南区和滦南县属于沿海县区。据张春生介绍,目前唐山市辖区共有注册渔船三千多艘,其中,滦南县约一千两百多艘,丰南区约七百多艘。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正常的渔业捕捞生产,除休渔期和冬季不能出海之外,平均每年每艘渔船可收入二十万元左右,但现在这里的渔民出海后,却没有捕捞下网的地方。近两年,很多渔船都是依靠国家对燃油等补贴维持生计。

唐山市渔政检查大队人员发现,因近几年港口开发扩大,渔业面积减少,造成渔业生产不均衡的现象。随着渔业资源越来越减弱的情况下,一些社会闲散人员,看到海洋捕捞利润丰厚,聚集一些船只,圈占一些海域,向渔民收取费用。在利益的驱使下,逐渐垄断和控制市场,并且抬高物价,低收高卖。

张春生队长介绍,这些不良现象打破了渔民自然生存规律,打破了传统方式和生产平衡,实际上是社会闲散人员抢占了渔民的生计。而且,这股势头愈演愈烈。

就河北丰南区郭某等渔民在海上被袭扰事件,记者多次电话联系天津海警部门,询问案件查处情况,但未能如愿。

刘永健
鲁刚
恐惧症医院
分享到: